梦流彼岸

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

Apple:

lof很多同人作品,很多用户,很多太太。
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
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谢谢。

1.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

2.不要在文手/画手/coser面前拿ta与其他文手/画手/coser做比较(其他职业同上),不包括同好交流和良性竞争。

3.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

4.不喜欢吃一样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吃粮同样如此。

5.不要脚贱去踩雷,伤了土地也伤了你。

6.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伴,你和ta很要好。但是某一天你突然发现在其他的某些方面你们的观念完全不符,如果你选择尊重ta的观点,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很要好;如果你为了保持所谓的“志同道合”而偏要ta改变ta的观点来迎合你,我想再多的功夫也是徒劳。

7.粉丝或许是太太们产粮的动力,但绝不会是太太们产粮的根本原因。不要去要求太太去做一些你喜欢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你没有这个权利,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产什么粮,产多少粮,给谁产粮,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8.我想没有一个太太不喜欢评论。如果喜欢,动一动你的小手指,留下一条评论,我想太太们会很开心的。伸手党也请克制一下自己。

9.做一个友好、受人尊敬的外交官。

10.对于文手来说,文章是他们智慧的结晶。每个他们塑造的角色,每个他们构思的故事,都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文章里。请尊重他们花下的笔墨与思想,尊重他们笔下的一草一木。

11.对于画手来说,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和情感。在我看来,说一些类似于“这个画得好像××”的话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当太太们画的还是原创时,这种话就更显得无知。

12.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厉害。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跳出那口井。你能做的只是一边在井里审视自己,一边想着如何跳到另外一口更大的井里去。

13.善于运用屏蔽、举报等功能。撕逼只会浪费时间和口舌。

14.每一个热爱ACG的小伙伴都是我们的家人。请善待他们,也请善待自己。

在线感受荀氏大佬宠妻无下限

    大概是几个荀郭、攸繇的小段子,嗯,老规矩腹黑彧,(在家)欢脱攸,人物ooc,不喜勿入。废话不说啦,直接开更。

        荀郭

        在艳阳高照的一个上午,郭嘉悠哉游哉地荡在荀府的后院,揪揪荀彧养的花草再吓吓荀攸养的几尾锦鲤,好不自在。在撒下一大把鱼食后听到身后的轻笑,转身扑到荀彧怀里,拱乱了荀令君那一身整齐的衣衫。

        荀彧满脸嫌弃却宠溺的敲了一下郭嘉的脑门:“奉孝今日怎又不曾上早朝?”

        郭嘉听后不满意的乱叫一通:“众人皆道文若你人中龙凤,岂知你人‘中’龙凤,昨日折腾的甚晚今日却来责怪于嘉?”

        荀彧自知无理,赔笑着:“听奉孝所言确是彧的不是了,彧向奉孝赔礼便是。”

        郭嘉鬼眸一亮:“文若所言为真?”

       “当然。”

       “那嘉要在上面!”

       荀彧眯着狐狸眼露出一种极不符合自己气质的笑容:“可矣。”

        郭嘉见荀彧答应之快不由得再追问了一遍:“文若此言属实?”

        “君子一诺,驷马难追。”言毕也不忘在郭嘉的唇舌间吃着豆腐。难舍难分之余,身后急促的脚步声逐渐增大,二人不由得先在内心将其人从头到脚的嫌弃了一遍后,荀彧不得不打断了接下来想做的事情,将郭嘉按在怀里,露出一种不怒自威的神态。
 
        “长文可有什么事情?”陈群连朝服都不换,直奔郭嘉:“郭奉孝你又不上早朝,现又再次搂搂抱抱,简直不(luan)治(sa)行(gou)检(liang)待群上报曹公……”

        “行了!”被无视许久的荀彧打断了陈群的话,“陈长文你怎么和你岳母大人说话呢!”

        “哦,岳母大人……等等,岳母?!”





。“荀文若你说好让嘉在上的!”。。。“哦?难道奉孝现在不是在上吗?”。。。“你……啊,哈啊……”




        攸繇

        最近荀攸有些凉凉,因为,钟繇已经半个月没理自己了,而且,原!因!不!明!天天看着小叔小婶撒狗粮,更是有苦说不出。

       “元常,你倒是告诉攸那儿错了,又改还不行吗?!”其实荀攸也很无奈,因为据郭嘉所说,就是陛下为了对峙曹操给钟繇赐婚,然后自己砸了场子,然后与钟繇秉烛夜谈结果对方三天没下床,至于嘛?好吧,至于。

        荀攸扔下形象站在钟府门口:“元常元常!攸真的知错了!原谅攸好吗!”
 
        钟繇扔下笔揉着眉毛,不用想就知道了门口小仆一定憋笑到脸抽筋,唉😔丢人。真心想把毁形象的荀攸拉进来,可觉得不多冷冷荀攸是不是显得自己脾气太好了。犹豫了一下后,钟繇踱步走了出去。
 
       嗯,从后门,走了,出去……耳不听为清。

        家仆实属不忍,悄悄向荀攸透露了钟繇的行程,果不其然,谋主大人在茶楼找到了悠闲自得的“夫人”。
  
        荀攸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后钟繇连眼都不抬一下:“知道错了?”

        “嗯😣嗯嗯”

        “错哪了?”

        “应以大局为重,还有,不该叫你……下不来床……”

        淡定的擦了擦呛到脸上的茶,问道:“该怎么办?”
   
        “下次一定冷静处理!”
 
        “繇问这次。”这货还想有下次?!

        “呃😓攸跪搓衣板。”

        钟繇貌似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原谅你了 ,下不为例,不要忘了你自己说的话。”
 
       “等等,真跪呀😄?”

       “嗯😊?”
 
      不顾围在周围的一圈人“是,攸领命!”没办法,自己的老婆,跪着也要宠完。

破阵子

    中考考完了,本座滚回来更文啦~大概是一个以曹操视角写荀郭的流水账,主荀郭,副辽嘉,微曹郭。

       公元195年,献帝迁都许昌,改年号为建安,封太祖为司空,荀令为尚书,管理宫中政事及招揽各方名士。

        面对着眼前的醉鬼曹操觉得自己心在滴血,虽然早就听荀彧提过郭嘉好酒且不拘小节,但是,谁见过这不曾入仕的风流鬼才首次见到自己未来的主公就喝得酩酊大醉,还絮叨着自己在袁绍那的种种不满,即使自己跟袁绍并不是很好,但表面却情同手足还算是过得去,可还没见过这么嚣张不怕死的谋士啊!

        那个,荀文若,你确定眼前这个大名鼎鼎的鬼才没背调包?!

        曹操自认倒霉的为眼前人擦干衣襟上的酒水,横抱起郭嘉向帐外走去,帐外灯火阑珊,刚转过主帐的曹操本打算借着月色回到寝帐,却意外的看到静立在一角,手执一盏马灯的荀彧,看这样子已经站了很久了。

        “文若?你看这……”

       荀彧没说话,很固执的从曹操手中接过来大醉的郭嘉:“彧先带奉孝去歇息,其他的事明日再说吧。”

        “可是……”曹操看着转身离开的荀彧,到底是没有问出口,没有问出有关郭嘉的好奇。不过,尽管这样,曹操依旧很是欣赏郭嘉,但他忽略了的这种感觉,非同于主公对谋士的欣赏。

        次日,日上三竿,曹操再次见到了所谓乱世鬼才的郭嘉,衣衫不整的抱着酒坛,倚在荀彧的身上,荀彧挪了挪身子,使郭嘉靠的舒服些。不知是否是错觉,曹操觉得一向温文重礼的荀令眼里有着藏不住的笑意,那是不同于往日那所谓礼节性的笑容,更别说生气了。

        也许是感觉到了曹操的视线,荀彧向自己点了点头,拉了拉郭嘉半敞的领子,在郭嘉耳边轻轻的唤着郭嘉的表字,叫他注意形象。

        这是荀彧对这一谋士独有的待遇,哪怕是荀攸与钟繇。

        一连几天,曹操都没找到与郭嘉秉烛畅谈的机会。荀彧把郭嘉看得格外的紧,甚至给曹操一种金屋藏娇的错觉,或者说在曹操眼里荀彧看郭嘉的眼神像是荀攸看钟繇的眼神。

        每每看着郭嘉对荀彧防备一脸的茫然,曹操觉得荀彧简直就是操碎了心。曹操甚至想过,每日拉着郭嘉像老妈一样的人是自己,哪怕自己特别嫌麻烦。

         曹操的想法到底是成真了,那是在攻打官渡的路上。

         一路上郭嘉生着病不肯吃药,自己在一旁,一边陪着他,一边工作。荀攸倒是每天都尽职尽责地照顾着自己所谓的“小婶”。

        郭嘉的病到底是重了,严重影响了行军的速度,虽然曹操与众将士们都不这么认为,但这毕竟是事实。

        荀彧几次写信想把郭嘉接回来好好调养,但路遥战事急,心有余却力不足。即使张辽几次提出并保证自己单枪匹马把郭嘉安全送回,也都被曹操回绝了,只是曹操至今依然难忘一向沉稳的儒将满是愤恨的盯着自己的眼神。

        最后荀攸提议将郭嘉暂且留在柳城养病,等班师后在回京,曹操终是同意了。

        临走的前一晚,郭嘉把张辽单独留于屋内,不知谈些什么,直到三更过后,连死都毫无畏惧的张将军大哭着从屋内走了出来,在门口静静的守了一整夜,别人都知道,除了郭嘉。不,也许,郭嘉是知道的。

       不仅是张辽那晚的守夜,还有那颗炽热的,精忠的心。

        白狼山一役,面对着数万的乌桓骑兵,张辽不顾曹操劝阻,大吼着,纵马下山,手持寒戟,奋不顾身的冲进了敌阵中,手起戟落砍下了首领塌顿的人头,调在戟上,大喊郭军师的名字。

 
        那一夜,从未到过辽东的郭嘉一夜威震辽东,与张辽齐名,也许,这是张辽对郭嘉知遇之恩的回报。

        到底是晚了一步,郭嘉三天前入棺,随着胜利的回归,郭嘉的灵柩也回到了许都。荀彧第一次放下什么尚书令君的身份跪在灵柩前痛哭不止就像半个月前浴血而归的张辽,放下荡寇将军的身段,哭喊得撕心裂肺。

        事后荀彧与张辽争着郭奕的扶养权,但这权利终是归到了曹操手里,曹操看着荀彧和张辽瞅着自己的眼神,不知是都满意了还是都不满意自己的行为。

        建安十三年,曹操率兵南下,荀彧几次阻止,未果。终是火焰冲天,烧了数十艘船,眼看自己葬身火海,被张辽一箭救下,驾一艘早已备好的小船,救下了曹操。四十万大军,仅余27人。

        上岸后,有一只乌鸦一直在他们上空盘旋,但并没有带来死亡的灾难,反而降福般将他们一路护送到自家境内,高鸣几声后,飞向了南方。曹操突然想起了郭大鬼才曾说过“欲往南方”之类的话。

        后来张辽告诉了曹操,那艘小船是郭嘉的注意。蓦然,曹操哭念着曾经的郭嘉,身后一行谋士无一出声。

        奈何,人去楼空,一梦终醒。

        若干年以后,张辽执意镇守合肥,以防东吴,以八百破十万,威震逍遥津,震惊三方。

        曹操称王,荀彧身死,荀攸病重,蓦然回首,那个真正的,一心一意为自己出谋划策的人早已在那个雪夜离自己远去。

       “奉孝,孤的……破阵之子……”

   ———END———

    大概就这么烂尾了,懒癌晚期,以弃疗,求鼓励求支持。

昨日烟花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篇即兴文,今日突然想起来就转到lof上了。 彼时文笔欠佳,看看就好。(斋藤一到自述,无cp向,短文无续)

        今年是1870年,离新撰组解散已经一年了吧,除了新八,他再也没有见过其他队员。

        期间,他从仙台到过箱馆,到过江户,到过千驮谷,到过大阪,现在在京都,在那个曾经的西本院寺的屋顶上,旁边有着一壶酒与一把刀,那把同样历经沧桑的鬼神丸国重。

        他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烟花,举起酒杯:土方副长,你已经努力到了最后,不要太自责,在那边要多多休息;总司,你说过战乱平息后的烟花最美,你能看到吗;近藤局长,你辛辛苦苦把我们聚集于这里,现在我又回来于你们重聚了,你还好吗;山崎君,你那为他人为组织的牺牲令我自叹不如,海洋之下一定还有更多的同胞吧......

       远处的欢笑声遮住了他低沉的呜咽,这种胜似亲人的感情怎能忘记?这种看着同胞一个个倒下的痛又怎能忘记?

        我每年都会去各地看望你们,虽然天皇以发布了脱刀令,但这刀我一直偷带着,因为这象征着我们的情意嘛。

        我会每年都来屯所看烟花,配你们喝酒,把我们的约定持续永恒。

————END————

关于生病

明天开学了……可能又要断更了……
· 众cp走向
· 攻们生病小受们的反应
· 这次绝对没有虐姜钟! ! 绝对没有! ! !

         荀郭

         郭嘉:“文若文若听说你生病啦?这是嘉给你熬的药~”
         荀彧:“有劳奉孝了。【接过,喝——】等等,奉孝 ! 这是你该喝的药才对吧 ! 给彧回来把剩下的药喝完 ! ”
         郭嘉【尴尬】:“呃哈哈……文若发现了……”

        丕奕

        曹丕:“伯益听说你生病了?”
        郭奕:“嗯……风寒而已不用在意的。”
        曹丕:“那怎能行?起来吃点药,病才好的快。”
        郭奕【皱眉】:“真的是风寒而已,不用吃药……”
        曹丕:“伯益你怎么跟丈母娘【划掉——】你父亲似的,不吃药怎么会好?”
     【郭嘉:“阿嚏! 阿…阿嚏! !”
     荀彧:“叫你不吃药←_←又严重了吧?”】

         攸繇

         钟繇:“公达,听说你生病了?”
         荀攸:“小病啦,不碍事的。”
         钟繇:“小病也得大养,你不久后还得随军呢,吃药。”
         荀攸【狡黠一笑】:“原来元常如此关系攸啊~那,一口一次,如何?”
         钟繇【拿走药】:“小病不碍事,不用吃药也是可以的。”
         荀攸:“哎!别………”

        策瑜

        孙策:“公瑾,听说你生病啦?这是策给你打的野味~”
        周瑜:“多谢伯符了,可是大夫说要多吃些清淡的……”
        孙策:“别听他的,策每次生病都是大吃大喝的。”
        周瑜【你那是馋的】:“………”

        权逊

        陆逊:“至尊,听说你生病啦?”
        孙权【虚弱】:“嗯……【勉强坐起】伯言啊,孤要不行了,不行你在一起了……咳咳……”
        陆逊【哭】:“至尊别这么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为了江东也为了逊balabala……”
        孙权【突然蹦起来】:“我就说伯言不会不顾我的生死嘛!哥 ! 你得愿赌服输 ! ”
        陆逊:“…?……! ! ! ……”
    【是夜,孙权:“伯言我错了,让我进屋吧! !”】

         甘凌

         凌统:“臭水贼,听说你生病啦?【放药】赶紧吃药 ! ”
         甘宁【受宠若惊装作一脸怀疑】:“你小子能这么好心?不会偷偷下毒吧?”
         凌统:“毒死你简直侮辱小爷我智商,赶紧吃,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 ”

         法庶

         徐庶【端药过来】:“孝直,听说你生病啦?”
         法正【瞥一眼药】:“不喝 ! ”
        徐庶:“孝直~”
        法正:“不喝。”
        徐庶:“孝直。”
        法正:“不喝……”
        徐庶【怒】:“法 ! 孝 ! 直 ! ”
        法正【毫不犹豫一口闷】
        徐庶【笑】:“这才对嘛~”

        姜钟

        钟会:“伯约,听说你生病了,这药……【犹犹豫豫】是给你的……”
        姜维【端起,闻】:“药?昨天不是说营里没这种药了吗?”
        钟会:“这药只……只是本司徒随便上山采的……算了,你还是不要喝了,昨天会初学医药别采错了……”
        姜维【按住钟会端药的手】:“维喝的不是药,是士季的心意。”

        昭师

        司马昭【急三火四冲进来】:“哥 ! 听说你生病啦?!!”
        司马师:“小病无……”
        司马昭【扑到床前】:“哥你不要死啊,不要留昭一个人balabalabala……”
        司马师:“………”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8)

 
    接上
  
  
        待荀彧带着吃饱喝足的郭嘉回到学院,正值上课到一半,郭嘉跟在荀彧身后,回想着对方的一颦一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千年前的荀令,明明互为知己却因志向不同走向了相反的道路,如今没有了乱世的左右,但对方好像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知己朋友了……

         “奉孝在想什么呢?”随着自己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温和的声音在耳畔想起。

        略带歉意的注视着荀彧的嘴角,郭嘉尴尬的舔了舔唇:“无他,一位故友……而已。”
  
         “故友啊……”荀彧默默的推开郭嘉,笑道,“想必是志同道合的知己吧。”
 
        “算个知己,不过并非志同道合。”

        荀彧按下心里莫名的酸意,继续问到:“能和奉孝成为知己的,也是一位人才吧?”
  
         “人才么?他大概是个‘傻子’,”不知想到了什么郭嘉眯起了那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瞅着荀彧,“一个不自量力的傻瓜。”

         “傻瓜?”就在荀彧心里琢磨着是爱称还是什么的时候,郭嘉无意中扯开了话题,“文若,你不上课吗?”

        荀彧这才想起被自己错过的课时,“也没什么难道,不去也罢。”

        “啊哦~原来文若你也有逃课的时候啊?! ”
 
         “偶尔逃课也是学生时代的历程嘛,这样的人生才完整。”荀彧在心里补充道,虽然这是第一次。
 
         “哈~文若说的对√ ! 想嘉当初每次逃课被逮住时,那先生的脸色比锅底还黑呐。”
  
        “每次?那你学习不算太好吧?”荀彧打趣道。
  
         “胡说 ! ”郭嘉立即给予反驳,“嘉的成绩可一直都是数一数二的。”
 
         听出猫腻的荀彧果断反问:“你今年多大?”

        “呃,比你小一点,十七了……”
  
        “才十七就毕业了?跳级吗?”

        “嗯,”郭嘉懒洋洋的回答,“学校教的特简单,嘉几乎就没学过作业。”可不嘛,这些知识反复学,而且哪里能和那些枯燥无味的四书五经相比较嘛~

        “学霸啊,那你是怎么想到学习幻术的?”

         嘉也不知道,就是当初转世时就会了……当然,这些不能对荀彧说,歪了歪头,“大概是个人爱好吧。”
 
         不知不觉中俩人逛回了东楼,荀彧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奉孝,你知道关于这个女鬼的事情吗?”
 
         “呃,这个,她其实是……”



断更许久的我活着回来了,结尾未定,☞求广泛意见☜,可能会刀里带糖/糖里带刀。(因为攸繇没提到所以标签上就不发了)

关于道歉

  · 2.14更文
  · 当小攻惹受门生气被关在门外时
  · 众cp走向

    荀郭

    荀彧:“奉孝,彧错了,让彧进屋吧。”
    郭嘉:“文若你可知错哪了?”
    荀彧:“彧不该长时间顾及公文理奉孝的,奉孝放心,肯定没有第二次。”
    郭嘉(开门):“嗯~进来吧。”

    策瑜

    孙策:“公瑾,策错了,让策进屋吧。”
    周瑜:“伯符你可知错在哪里?”
    孙策:“策一定好好练琴,不在学琴时调戏公瑾。”
    周瑜(拿出琴):“那好吧,再教你一遍。”

    绣诩

    张绣:“先生,绣错了,让绣进屋吧。”
    贾诩:“将军你可知自己错在哪了?”
    张绣:“绣肯定谨遵先生教诲,不盲目追击,导致折了胡车儿。”
    贾诩:“将军知错就改就好,这次是诩以下犯上了,望将军原谅。”
    张绣:“没关系没关系,先生教导的对。”

    丕奕

    曹丕:“伯益,丕错了,让丕进殿吧。”
    郭奕:“陛下您可知自己错在哪了?”
    曹丕:“不就是昨夜里喝多了酒,呃,没控制住,别生气了嘛~好不好?”
    郭奕:“如此听来陛下可是一点儿都不诚恳。”
    曹丕:“就凭丕从为对伯益从未称过‘朕’还不够诚恳吗?”
    郭奕(开门):“陛下请进吧。”
    曹丕(扑倒,笑):“叫子桓~”

    攸繇

    荀攸:“元常,攸错了,让攸进屋吧。”
    钟繇:“小荀谋主你可知自己错哪了?”
    荀攸:“攸下次班师回来后一定先来见元常,不先找他人。”
    钟繇:“是繇误会了,进来吧。”

    甘凌

    甘宁:“公绩,本大爷错了还不行,快叫本大爷进屋。”
    凌统:“水贼你可知自己错哪了?”
    甘宁:“本大爷真的只是和至尊、大叔、苏飞、伯言……他们喝酒去了,什么都没干 ! ”
    凌统(扔出被褥):“你还知道啊!今天不许进我屋!  ”
    甘宁(捡起被褥):公绩还是刀子嘴豆腐心,担心本大爷着凉………(不过为什么我的结果不一样啊?!)

    姜钟

     姜维:“士季,维错了,让维进屋吧。”
     钟会:“你滚,本英才才不是因为你的密函生气 ! ”
     姜维:“士季,维真的一心助你,那份密函只是维担心密谋失败后揽下后果的一个把柄而已啊 ! ”
    钟会:“是本英才错怪你了,进来吧。”
    姜维(抱住钟会):“你要相信维,维绝对一心为司徒大人着想。”【抱歉了,士季】
    钟会:“伯约,会宁愿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姜维:“哎!士季刚刚说什么?”
钟会:“没说什么………”

【荀郭】请君时

   · 非历史向
   · 人物性格略ooc
   · 没错,我是来搞笑的
   · 轻拍 ! ! !

        建安元年的三月,颍川街道两边的桃树开满了桃花,粉白夹杂着连成一片,这一切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与外界的乱世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低调奢华四马并行的马车从许都出发,直奔颍川阳翟。在围观群众惊异的目光下拐进了个较为隐蔽的小道。一路颠簸到小山包后的一个普通的院落。

        荀彧身着官服,缓步走下马车立,在那个小院门口,在车夫惊奇的目光下一遍遍的整理着衣服,从衣领到腰带再从腰带到衣领,反复几遍后确定了衣服的确平整又细心的将腰间的玉佩放正,才自觉满意的走上台阶,谢绝了侍仆的替代,亲自扣响院门,院里传来一高一低两声犬吠,不久就听见推门声,熟悉的声音隔门响起:“抱歉哈,今天我们主人不在家,还请曹公改日再来。”

        荀彧莞尔,温和的回道:“奉孝,是彧,麻烦开下门。”

        “哎哎哎?”郭嘉赶忙将门推开个缝,无视后面的车夫与侍仆,将荀彧拉进门里,“文若你怎么来了?”

         随即看到了荀彧一身官服没等荀彧回话又给推了出去,口里还念叨着:“去去去,若是作说客要嘉离开的话那你自己就先离开吧。”

         之前信誓旦旦地对曹操说一定带回郭嘉,结果现在在两个旁人的注视下被 自家小受(划掉)自己好友推出门来,一向沉着冷静的荀彧也不冷静了。

         荀彧掩饰般的清清嗓叫二人先行返回,自己小住几日便还。看着二人的背影,荀彧以汉室尊严担保在二人转身时,自己看到了那难以掩饰的笑容。

        荀彧暗自思考是不是放纵郭嘉太久没有好好。的 “ 陪 伴 陪 伴 ”对方啊?现在就把自己推出门外,将来岂不得天天跪搓衣板?!

        看到四下无人,荀彧也放下了所谓荀令居中持重的样子,轻车熟路的来到郭府一角,再像儿时一半再轻车熟路的翻进去,最后默默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当郭嘉在院里转转悠悠的回到书房时,荀彧早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狡黠(划掉)温和的看着自己。

        “呃………”

        “那个……文若你进来了……嘉去给你倒杯茶 ! ”

         荀彧淡定的叫住转身想跑的郭嘉,自顾问到:“奉孝,你我一别以有两余年未见了吧,今日不如挑灯熬夜,好好的一叙往事如何?”

         郭嘉煞有此事地点点头:“确应如此,可文若今日风尘仆仆的赶来怕是累坏了吧?不如我们小叙一番,挑灯熬夜什么的就算了吧……”

         “那怎么能行,这如何显现出你我二人的友谊?”荀彧一把将郭嘉揽入怀中,“彧是坐马车来的,累的是马又不是彧。不过奉孝几次不愿出来惹的司空大人不悦怕是真的难为到彧了,彧恐与奉孝的关系有所裂化,所以……”

         “嘉陪文若聊天就是 ! ”郭嘉赶忙接口道。

         荀彧笑的像个狐狸:“这就对了嘛,不过奉孝一向身体不好我们到床上聊吧*^_^*。”

         “不,不用,嘉近来身体好得很不用如此麻烦。”

          荀彧眯着眼睛盯了郭嘉一会儿缓缓开口道:“但是彧身体不好,要知道尚书令这活儿可是很累的。”

         “许久不见文若这脸皮倒是愈来愈厚了啊。”

         “那是啊,奉孝岂不知这几年彧四处奔波有多累啊,奉孝倒是潇洒,自从袁绍那一别就开始隐居,如今彧帮你找了个明主,没想到多年的交情却请不来一个奉孝,”说罢好似遗憾般的摇头叹气 。

        郭嘉似有些赔罪般的笑笑:“看来嘉是有幸看到文若最真实一面的人啊,真是荣幸之至。”

        这句话正中荀彧下怀,拉开帐帘顺势扑倒:“那彧再叫奉孝看看更真实的一面吧。”

        “哎 ! 荀文若 ! 你衣冠禽兽 ! ”

        荀彧眯着眼睛:“多谢夸奖。”



尾声:

        第二天中午曹操发动曹营中的所有的文武来欢迎郭嘉的到来,彻夜长谈后细心的曹操发现郭嘉脸色不太好,怪不得三番五次请不到许昌,于是亲自送回到郭府,又送了好多补品,考虑到荀郭二人比较熟悉郭嘉又初来乍到,特令荀彧到郭府亲自照顾。结果第二天一早曹操惊奇的发现郭嘉状态怎么更差了?! 难道是荀彧照顾不周?

关于攻们跪什么

随机采访,
让我们这些吃瓜群众818:小受们生气时小攻们会跪什么?

江东三美:

      众:“当都督生气时 大姐夫一般会跪什么?”

      孙策:“古琴无疑不过公瑾向来惜琴,策会轻点跪的。”

      众:“大姐夫霸气⊙﹏⊙………那么二姐夫跪什么,棋盘?怒涛?”
     
      甘宁:“棋子,一般公绩把棋子摆成方阵型,还不许本大爷跪散……”
 
    众:“这个难度系数有点儿大………那么吕大叔呢?”

      吕蒙:“等等 ! 为什么到我这里变成大叔了?! ”

      众:“呃,请三都督不要回避问题。”

     吕蒙:“火折子……”



颍川双绝:
     
       曹操:“你们是问荀后郭妃(划掉)文若奉孝吗?大概是一边跪香炉一边跪酒坛……”

      众:“好可怜……(叫你开后宫)……”

      曹操:“不,等孤跪到时辰后回房才是更可怜的……”

      众(好奇):“为什么?”

      曹操(抹掉一把辛酸泪):“因为孤发现荀郭二人在【哗——】……”

      众:“呃,曹总不哭……”

大晋双花:

        司马昭:“胡说什么,哥哥怎么会舍得罚昭,不要挑拨我们的关系 ! ”

        众:“子上大人好幸福……如果有呢,(小声)会不会是包子?”

        司马昭:“(立即大声反驳)不可能 ! (犹犹豫豫道)哥哥才舍不得他的包子 ! ”

        众:“……”

        姜维:“呃,大概会是笔墨纸砚?不过若是士季生气的话,维会不等士季发话就直接跪在地上了。”

        众:“所以可以理解为司徒大人从没罚将军您跪过?”

        姜维:“好像没毛病……-_-||……”



【曹郭】鸡肋?!

关于“鸡肋”的一个脑洞,本文将杨修改为郭嘉(与正史无关)低调的秀我曹郭,杨修党历史党表拍我……

        曹操屯兵日久,欲要进兵,又被马超拒守;欲收兵回,又恐被蜀兵耻笑,心中犹豫不决。

        适庖官进鸡汤。曹操见碗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惇入帐,禀请夜间口号。曹操随口曰:“鸡肋!鸡肋!”夏侯惇传令众官,都称“鸡肋”。

        军师祭酒郭嘉,见传“鸡肋”二字,便教随行军士,各收拾行装,准备归程。

         夏侯惇闻之大惊,遂至郭嘉帐中问曰:“军师何收拾行装?”郭嘉曰:“以今夜号令,便知主公不日将退兵归也: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今进不能胜,退恐人笑,在此无益,不如早归,来日主公必班师矣。故先收拾行装,免得临行慌乱。”

         夏侯惇曰:“军师真知魏王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装。于是寨中诸将,无不准备归计。

         当夜曹操心乱,不能稳睡,遂手提钢斧,绕寨私行。只见夏侯惇寨内军士,各准备行装。曹操大惊,急回帐召夏侯惇问其故。

        夏侯惇曰:“军师祭酒郭嘉奉孝先知大王欲归之意。”

      曹操大怒曰:“奉孝也是你能叫的?! ”

      曹操至郭嘉帐中问之,郭嘉以鸡肋之意对。

      曹操大喜曰:“然奉孝乃知孤者!”遂反。(马超懵:“怎的回去了???”)

     杨修O_o:md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