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相见欢(2)

        

        接上  

【丕奕会晚些出场,本文主郭奕、郭奕、郭奕(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郭奕的双手在颤抖着,一把抱住荀彧,声音里带着激动:“文若,是我。”

     看到荀彧不解的眼神,郭嘉又解释了一句:“人死后头七的子时到寅时可以附在与自己血缘近的人身上,但等过了头七就……”荀彧一把搂住郭奕(郭嘉):“别说话,让彧抱一会儿。”  

    荀彧现在心里很平静,他又见到了郭嘉,而且此时,郭嘉就在自己的怀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真实感。 
 
    “奉孝,你等彧,最多五年,彧就会去找你。”

    郭嘉慌忙捂住荀彧的嘴:“文若,别乱说,你可是万岁亭侯,嘉有耐心,从这以后,嘉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你的。”
   
     “好。”荀彧借着酒劲抱起郭嘉,“那奉孝在陪彧一夜吧。” 郭嘉立刻挣扎起来:“喂,文若,这身体可是伯益的,你怎么……”
   
     荀彧也短暂的蒙了一下,回味了一遍,郭嘉的话轻笑起来:“奉孝可是想哪去了?彧指的是单纯的同床共枕。” 自觉想多的郭嘉红色脸像猫一样缩在荀彧怀里,想多了,好尴尬……

     整个晚上,两人相背无眠。

     “文若你先睡吧。 ”
  
     “嗯,奉孝也早点休息。”

     良久,荀彧转过身来,看到郭嘉正直勾勾的盯着他,拍了拍他的脑袋:“你看什么?”
 
     “文若好看,嘉再看看。”
 
    “那彧陪你。”

     “好。”

     第二天一早,郭奕醒来时发现自己正睡在荀彧的怀里,荀彧睡得很踏实,头发散而不乱,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丝微笑。

     呃,这是什么情况……荀恽呢?郭奕表示:自己有点懵。

     自己昨天在和荀恽听荀彧讲他与父亲的事,然后自己好像站了起来,好像和荀恽说了什么,然后就不记得了。

     郭奕想起来,可荀彧貌似不愿松手。打算推醒荀彧,和想到在父亲离开后荀彧很少有这样睡过一次安稳,又不忍心推醒他。 此时郭奕整个人都不好了。

     貌似昨天荀彧抱自己睡了一晚上,难道把自己当做父亲了?不可能,不可能!荀伯不是这样的人。

     荀彧与父亲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蓦然间,他想到了荀恽。

     想到了荀恽的洒脱不羁,想到了荀恽从背后抱住自己,想到了荀恽在自己生病时的照顾 ,在自己半夜读书时默默地陪伴,甚至在第一次时的小心与轻柔。

    郭奕在心底回味着荀恽二字,很甜,很暖。

    自己喜欢荀恽,却从没有对这份荒唐的情感有过丝毫的回复,甚至在那一回,自己一遍遍的叫着荀恽的表字,也未曾给过丝毫的回答。

     这时,外面传来家仆的敲门声,郭奕赶忙紧闭眼睛装睡。他感觉到荀彧松开自己,披上衣服,轻声离开,就像上次荀恽离开那样。

    不久之后,大军返回许昌,郭奕和荀彧荀恽带着郭嘉的灵柩回到颍川,晚上自己睡在荀府,想起临走时曹操有意让自己搬入司空府 并收自己为义子,语言中的诚恳郭奕不是听不出。

     曹操是为他着想,而某人就不同了。一想到那一向与自己冷眼相待的曹丕竟主动请求让自己与他同住并想拜他为师是的眼神,总觉得背后有一股凉风。

     而且曹丕理直气壮“丕一直仰慕郭公子才华,昔日无缘拜祭酒大人为师,实属遗憾,今愿拜公子为师,望父亲成全。”

     那诚恳的语气和表现以及恰到好处的提起郭嘉,纵使自己能言善辩也不能再说什么,何况还在会堂上,周围有着许多的文臣武将。

     曹丕定是有什么不好的注意。

     要不以后多去荀府?嗯,是个不错的注意。

     转了个身,看到门外靠着一个黑影,看起来像荀恽“长倩,进来吧,外边冷。”

    门应声被推开,荀恽只穿着一身亵衣走进来,月光从门外洒入屋内,荀恽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郭奕迎着光眯了眯眼,看不清荀恽的表情,但能感觉出气氛的诡异,连忙在床上坐起来。荀恽关上门几步走进来,屋里一片漆黑。

     郭奕感觉到荀恽此时双手按在床沿,身体前倾,对方的气息呼在自己脸上:“长倩……你怎……”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