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相见欢(3)

         接上

    “你真打算住进司空府成为曹丕的先生?”郭奕感觉到荀恽的气息哈在脸上,顿时明白了荀恽的来意。

    “没错,曹司空有意收奕为义子。”

    荀恽感觉到压在心底的火在往上窜,将额头顶住郭奕的额头:“那荀家呢?”

    继而觉得语气不对,又追问道:“你难道不知道曹丕一直在暗中给你使绊子吗?”

     “奕知道,这是司空大人所想,也就是奕之所向,奕不辜负大人的好意。”

     “好意?那荀家的好意呢?”荀恽特别不理解为什么那满腹经纶的郭奕,现在会变的榆木脑袋,真想敲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你一再提曹司空?不要忘了,这是汉室的天下。”

    果然你也是这么想的吗?郭奕将手覆在荀恽的手上:“长倩,在奕眼里,这曹家的天下,你看到那传世玉玺了吗,他总有一天会传到曹家人手中。”

     不顾荀恽满目的怒火,郭奕又淡淡地补充道:“自黄巾起义之后,奕的眼里就不再有这汉室江山了。”

     “不再?”荀恽一把甩开郭奕的手, “既然你这么想,那就心系曹家吧,今天就当恽不成来过好了。郭,伯,益。”

    看着荀恽离开的背影,郭奕想挽留,可脱口而出的却是:“荀氏在奕的心里。”

    荀恽的脚步顿一下,又快步走开了。看到荀恽走得毅然决然,伸出的手收回,甚至领口慢慢下滑,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心里,为什么,还是这么痛?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到祭酒府时,自己缩在帘后,看到荀彧毫不犹豫地将父亲摔在身后。

     那时自己还不懂,只看见向来什么都不在意的父亲把脸埋在臂弯中,低声呜咽,自己曾问父亲“既然伤心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当时父亲只是摇摇头,轻拍着自己的头,轻声说, 奕儿,你还不懂。

     那时自己真的不懂,如今自己却说出了当初与父亲如出一辙的话时,方才明白这种鱼和熊掌不可得兼的煎熬。

     奕想同父亲一样助曹家,完成大业。却也想挽救未来的荀家,郭奕不禁自嘲道:“你可真是贪心呐,郭伯益。”

     父亲,孩儿该怎么办。

     第二天郭奕醒来时,已近巳时,发现自己正睡在马车里,自己正靠在荀恽的肩上,手里还拽着对方的衣襟。

     郭奕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哦,原来是长倩呀。

    等等,长倩!?

     郭奕立刻清醒过来,又想起昨晚的不悦。见荀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腾”地坐起来,呆呆的看着对方,好尴尬……

     “醒了?”荀恽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问。

     “啊?嗯!”郭奕有些手足无措,想喊“长倩”却怕对方已经疏远自己,犹豫了半天才弱弱的问出“荀…荀公子……”

    确实,颍川荀氏是汉末大家,而自己却什么都不是???称对方为“公子”也很正常。郭奕才自己的语气很恭敬,没有丝毫不妥。

    但荀恽却站起身来,留下冷冷的一瞥,就转身离开。只留郭奕一人在车中凌乱。

    呃,奕说错了什么吗……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