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相见欢(4)


         接上

  
    郭奕悄悄拉开帘子小声问赶车的老车夫要是去哪里。

     这个老车夫原是祭酒府的老管家,郭嘉死后被曹操派去照顾郭奕。由于郭奕性格较为温和,老管家与郭奕也是聊得来。

     “郭大人,今天一早荀令君因有要事需赶回许都,”说着抬头看了看太阳,“大概傍晚能回到许都。”

    “什么时候出发的?奕怎么不知道?”

    “实不相瞒,今天一早老夫本打算喊您,但荀公子不许,说是您昨日睡得晚,就不要在打扰您了,然后……”老车夫把脸贴近郭奕耳边,“然后荀公子把您抱出来的,有几个仆人想帮忙,被荀公子呵斥了下去。”

    看着一脸懵逼的郭奕,老车夫斟酌了一下,继续道“当时您一直拽着荀公子的衣服不放,然后荀公子是在车里抱了您一上午的,”然后回味似的咋咋嘴,“荀公子对老爷您可是情深意切呐。”

    “等等,为什么奕变成老爷了?!”郭奕表示他现在完全不能理解。(老管家表示郭奕完全没听重点)

   “祭酒大人病逝后,您自然就是祭酒府的老爷了。”

    郭奕:“……”

    “老爷外面风大,请进车稍作休息吧。”

   “也好。”郭奕扭头进了马车。

    从座上拾起荀恽离开时掉在被子里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恽”字,字刻的龙飞凤舞,就像自己父亲的字一样,乱。好吧别叫令君大人知道奕刚刚在想什么。

    有事郭奕都在想:是不是出生的时候抱错了。

    但转念又想:反正不抱不抱错对于父亲和荀令大人来说,都一样。

    指尖摩擦着“恽 ”字,郭奕车窗旁瞅着窗外的景色发愣。

     傍晚,

     晚饭后,郭奕从司空府出来,一路溜达到尚书府。门口的小童将郭奕请进荀府后,看到郭奕朝荀恽的房间走去一把拉住郭奕,偷偷告诉郭奕,荀公子今天晚上一直在喝酒,而且心情不大好,有事下次再说吧。

     郭奕谢了小童的好意后,在小童满眼的不解中向里走去。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酒杯摔在地上碎裂的声音,“本公子不是说过了不许打扰吗!滚!”

     “长……荀公子,是奕……”

     里面的声音静止了,荀恽赶忙爬起来开门。

     “伯益?”随后又转过身去,冷冷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呃……”把郭奕问得愣住了,他真的没想做什么,只是路过尚书府想来看看荀恽而已,双手无意中摸到怀里的玉佩,赶忙拿出来,“荀公子,奕是来还你玉佩的。”

     无视了郭奕的后半句话,荀恽直直的盯着郭奕:“荀公子?”

    看着郭奕一脸的懵逼,又追问了一句:“你怎么称呼曹丕?”

    “丕公子……”

    随后荀恽不乐意了,坐在地上抱起酒坛,嘴里嘟囔着:“你怎么叫他丕公子却要叫恽为荀公子。。。”

   郭奕:“……”

    这是什么和什么呀,两者间有什么关系吗……郭奕慢慢蹲下身去,一把抢过荀恽的酒坛:“别喝了,长倩……”

    荀恽一脸的无辜:“伯益你终于不生气了?”

    “奕一直都没生气啊……”

    “……”荀恽下一秒又变回原先没正形的样子,双手揽住郭奕的腰,把脸埋在郭奕的肩上,“伯益没生气就好 ”

   “对了,伯益。你在司空府千万别惹曹丕,有什么事就来荀府找恽。”

   “知道了。”郭奕笑着拍了拍荀恽正抱着自己吃豆腐的爪子,“明天早上奕代父亲陪你踏青。”

   “好。”

     此时此刻,荀府外跟踪郭奕多时的曹丕见郭奕许久未出,默默的转了个身,大步踏进一家酒店。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