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相见欢(5)

      接上

     郭奕从曹操的嘘寒问暖中脱出身来,接着月色绕道曹丕的院落,一路上没看到任何下人,大抵都是休息下了吧。

    轻车熟路的回到现在已经属于自己的客房,简单的冲了个凉后才猛然想起没有看到院落的主人。

     丕公子很少犯宵禁,可现在却还是没个人影。不会是讨厌奕去其他公子那住了吧?可是他当初执意要奕过来的啊。

     算了,管他做什么,自己还是趁早休息吧。

     奕推开门回到屋里,简单的打理了一下准备就寝,门却被突然的推开。呃,谁呀?

    “丕……丕公子……”看着曹丕一副醉醺醺的样子,郭奕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遵照礼节将曹丕请进屋中。转过身去,一边泡醒酒茶一边恭敬的询问:“丕公子可有什么事情吗?”

     曹丕没回声,郭奕也不着急,端起酒杯朝看似睡着的曹丕走去,在黑暗中,曹丕半睁半闭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郭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走到曹丕面前时,对方猛然伸手打开了郭奕手中的茶杯。

    茶杯轱辘到门口,茶水打湿了郭奕半边的刘海,顺着发隙滴在肩膀上。此时郭奕来不及庆幸幸好不是热茶就直直的跪在曹丕面前:“丕公子恕罪。”

    曹丕反而理直气壮的点点头:“是啊,先生确实吓到丕了。”

    郭奕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脸呢,脸呢!?

    随即低下头说道:“是奕的不是,公子受惊了。”

    曹丕点点头:“无妨,丕此次前来只是想向先生求教而已,先生莫要误会。”

    “不知公子所问何事?”郭奕垂下眼帘,盯着地面思考对策。

    “先生大可居丕之上,何必屈服于丕座下?”

     郭奕倒是没想到曹丕会这么问,却仍是答到:“公子乃此院之主,必当居上;而奕只是投宿于公子麾下,怎敢反客为主?”

     曹丕长长的哦了一声,似乎对郭奕的回答很满意,下一刻却狠狠掐住郭奕的下颚,迫使郭奕抬脸与自己对视:“那么,丕想向先生请教,房中之之术。”

    看着郭奕一脸的震惊,曹丕眯了眯眼睛:“莫非是先生不想教?”

    “非也,只是公子所问之事,奕实属不会。”

    “不会?”曹丕对这个回答极其不满,“难道荀长倩没有教过你?”

     郭奕心下一愣,曹丕怎么知道?权衡利弊后觉定继续装下去:“不知此时与长倩有何关系?”

     “这么说是先生不想教,还是确实不会?”

     “确实不会。”

      “那好,”曹丕松开了手蹲在郭奕的面前,一手扶住郭奕的肩膀,一手揽住郭奕的膝下,就势将郭奕抱起,“那丕就来教教先生好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