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相见欢(6)


   接上

    郭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曹丕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他一人一身狼藉,衣物被随意的丢在地上。刚想坐起,就因为全身的疼痛又蜷在床上,双手被该死的发带缚在床头,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

    自己怎么会蠢到自投罗网,不仅一人住到曹丕的客房,而且还给喝大的曹丕开门 ! ! !

    早知道这样子就不如昨天晚上把曹丕给打出去。

    自认为从来没有招惹过曹丕的郭奕在心里默默的问候着对方的祖宗八代,正在会议上讲话的曹操猝不及防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院子里没有其他人,想必是叫曹丕支走了吧?此时就算他想喊人也没有办法,不过也好,他也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殊不知,此时的荀恽已经简单的收拾收拾了东西打算与郭奕出去踏青。

     早早的起来,吃过饭后却一直没有等到郭奕的影子。问过刚刚从会议上回来的父亲却也不知。暗自思索:这小子不会给忘了吧?

     于是一路来到司空府邸来找郭奕,向一个下人打听了一下就得知了曹丕的院落。悄悄推开了院落的大门,正思考着要不要通报一声就走进了院落。

     这才发现偌大的院落居然连个人都没看到,这什么情况?

    当然,荀恽才不会关心曹丕此时在干什么一个,也不会在意为什么一个下人也不在。毕竟要找的是郭奕,而且他对曹丕毫无好感,自然不会关心曹丕。

    几步拐到郭奕所住的客房,荀恽极不习惯的敲了敲门,隐约听见了细微的呜咽声,是,郭奕 !

    荀恽毫不犹豫的推开门,冲了进去,而里面是荀恽做梦也想不到的景象。

     滚到门口的茶杯,扔在地上的衣袍以及郭奕呜咽的声音,荀恽立刻明白了什么,慌忙拉开帘子:“伯益 ! ”

     听了荀恽的声音后,郭奕在眼眶中打转已久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荀恽慌忙把郭奕搂到怀里,一面解开对方手腕上的发带,一面帮郭奕擦掉眼泪,克制着心底的怒火,使声音听起来轻柔些:“是不是曹丕?”

    郭奕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像只小猫般的蜷在荀恽怀里哭。荀恽一下一下的顺着郭奕凌乱的头发,任凭郭奕将自己的衣服蹭的一塌糊涂。

     良久,等郭奕哭的差不多了,就捡起地上的衣袍帮郭奕穿好,放下背着的包袱,从中掏出郭奕爱吃的糕点后喂到对方嘴边。

     看着郭奕抿嘴的样子低头舔掉了对方嘴角残留的点心,随后起身道:“伯益,你等恽。”

     郭奕立刻明白了荀恽的目的,慌忙从床上坐起来:“别去找曹丕 ! ”

     “为什么?”

     “不关他的事 ! ”

     似乎没想到郭奕会这么说,荀恽的目光凌厉起 来:“伯益你在说什么?! ”

     “别……别找曹丕……”

     “长倩,你和他对峙是占不到便宜的 ! ”

     “你信不过恽?”荀恽眯了眯眼睛盯着郭奕,“还是说你在想着他?”

     “不,不是 ! ”郭奕慌忙解释道,“一旦你去找他,只会给你将来添麻烦。还,还是……算了吧。”

    “你觉得恽会怕他?恽不会任他欺负你的。”

    “长倩 ! ”

     “怎么,荀长倩你的小日子过得舒服了,无聊到要与丕公开过不去吗?”说话间曹丕推门而入。

    “丕公子……你误会长倩了,他没……”

    “伯益!”荀恽打断了郭奕的话对曹丕说,“恽需要你今天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曹丕的手搭在腰间的长剑上,“人家伯益都没说什么,哪有你的事?! ”

   “你……”

   “丕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曹丕脸色逐渐黑下来,“学学伯益,多明事理。”

    “曹丕 !  ”荀恽忍无可忍,低声问道,“敢单挑吗?”

    曹丕艺是毫不退让:“求之不得。”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院中,曹丕缓缓拔出长剑:“赌注,就是伯益。你敢吗?”

    “有何不敢?”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好 ! ”

    “等等!”郭奕从屋里冲了出来,挡在两人中间欲哭无泪:你们考虑过奕的感受吗……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