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如梦令【甘亥】

    第一篇哑舍文献给甘亥,剧情有点乱,历史什么的不要太在在意好了*^O^*

        公元前206年,战火有点乱,的硝烟已逼近了这充满传奇色彩的第一帝国的首都——咸阳。

         汉军以似乌云压境,咸阳城摇摇欲坠,阳光照耀着铠甲如鱼鳞熠熠生辉,凄厉的号角声战栗在秋日的晴空。虽然双方仍在交战,但胜负早已注定。

        城下的敌军将领手持长矛奋勇当先。一翻手,再次挑翻了两名秦兵。

        深色长发草草的扎在脑后。

        呵,怎么以前没发现他还会带兵打仗?

        久久注视着对方,也许是城下之人有所感觉,猛然抬起头来,两双赤眸遥遥相对。显然对方也看到了自己手中早已拉开却迟迟不愿射出的箭,眼底满是冰冷。

         胡亥嘴唇微动,却不曾吐出一个字。当然,就算自己真的说了什么,对方也听不到。

         甘罗,现在已是韩信了吧。

        甘罗眼里闪过一丝嘲讽,恍惚间,胡亥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一声冷哼。纵使天寒霜浓,秦国将亡,也抵不上那人对自己一丝一毫的冷意。

         胡亥在心底暗骂自己:本该是你死我活的战场,管他那么多心情干嘛。再看向城下,胡亥的目光瞬间犀利起来,松开拉箭的手指,恢复了一个帝王应有的冷漠。

        甘罗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仰起脸庞,露出一种英勇就义的神情。意料中的疼痛并未传来,倒是一汩热血溅上了那俊俏的面容上,染上了一丝狰狞。

        甘罗慌忙回头,发现自己神话不足半米初倒着一名暗卫,这个暗卫他见过,是胡亥身边的亲信,暗卫眼里满是惊异。

        在抬头时,城上之人早已离去。

        继而又传来秦二世下令开城投降的消息。带众人出城投降的人是子婴。对方胯骑白马,身着白衣,腰系白剑。经过甘罗是神色复杂而又凄凉,低声耳语道:“背后的主谋是赵高,陛下只是枚棋子,他还在大殿中不曾离开。”

         赵高?! 是啊,自己怎么忘记了自己所谓的大师兄——那个连脊兽都无法看清都人。

        甘罗只觉得自己心里好似漏了半拍,赶在刘邦之前,策马冲进了以繁华落尽的咸阳城中。轻车熟路地冲进大殿,寻找那抹特有的银色。

        甘罗身披战甲手持长矛,缓步登上大殿,目光正对着坐在龙椅上的人。那人也看着自己,表情淡然,似乎还有一丝解放。

        仰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半头的甘罗,嘴角扯出一丝苦笑:“韩将军是来送朕最后一程的?”

         随后低下头,披散的银丝挡住他的表情:“也罢,朕谋权谋术,暗杀皇兄,若是能死在故人之手也是心甘情愿。”

         身后传来阵阵喧闹,刘邦已带将领闯入咸阳殿,甘罗感受到刘邦的目光如芒刺般射在自己身上。显然,刘邦对于自己这种首次冲入咸阳城乃至咸阳宫的行为极其不满。

         “韩信,”刘邦的声音越发冰冷,“将嬴胡亥押下大殿朕要亲斩暴君。”

       甘罗心下冷笑:这才刚刚打下咸阳就开始自称“朕”了?

        看着慢慢走上大殿的刘邦,胡亥的表情也从释然变得恐慌甚至抹上一丝绝望。身体微抖犹犹豫豫地想向甘罗面前靠拢,却又顾虑着他敌将的身份,甘罗心里一阵酸涩。

        犹豫间,只见刘邦拔剑刺来,一抹银色为自己挡住了锋利的剑刃。

       身体像被控制了一样,大步向前搂住胡亥。

       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刘邦和汉将诧异的目光;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只记得自己杀红了眼。

         抱着为自己挡住刘邦的剑的胡亥,一步步走出咸阳宫,将士们默默为自己让出一条通路,无人敢拦。

        自己走的干脆又自然,不带走一丝一毫,余留滴滴热血溅落在咸阳大殿之上,那是胡亥为秦朝画出最后一抹色彩。



   尾声:

         骊山一隅,胡亥刚睁眼就看到手捧草药身着布衣的甘罗。看到沉睡数日的胡亥突然醒来,甘罗激动地扔下草药冲到胡亥面前,将与银发人儿紧紧圈在怀里。

        良久,嗔怪道 :“下次不准在帮吾挡剑了,难道吾还不是刘邦的对手吗?”

       胡亥垂眸:“吾只是看刘邦想伤汝,一时心急……抱歉,又给汝添麻烦了……”

       甘罗打断了胡亥的话:“既然汝总是麻烦吾,那也不介意吾麻烦汝一次吧?”

       “?”

        看着胡亥一脸疑惑,甘罗露出久违的笑容:“吾要麻烦汝陪吾一辈子,随便帮吾找大公子的转世。”

        胡亥点头后低低地补了一句:“还有鸣鸿。”

        “好。”


——END——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