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荀郭】请君时

   · 非历史向
   · 人物性格略ooc
   · 没错,我是来搞笑的
   · 轻拍 ! ! !

        建安元年的三月,颍川街道两边的桃树开满了桃花,粉白夹杂着连成一片,这一切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与外界的乱世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低调奢华四马并行的马车从许都出发,直奔颍川阳翟。在围观群众惊异的目光下拐进了个较为隐蔽的小道。一路颠簸到小山包后的一个普通的院落。

        荀彧身着官服,缓步走下马车立,在那个小院门口,在车夫惊奇的目光下一遍遍的整理着衣服,从衣领到腰带再从腰带到衣领,反复几遍后确定了衣服的确平整又细心的将腰间的玉佩放正,才自觉满意的走上台阶,谢绝了侍仆的替代,亲自扣响院门,院里传来一高一低两声犬吠,不久就听见推门声,熟悉的声音隔门响起:“抱歉哈,今天我们主人不在家,还请曹公改日再来。”

        荀彧莞尔,温和的回道:“奉孝,是彧,麻烦开下门。”

        “哎哎哎?”郭嘉赶忙将门推开个缝,无视后面的车夫与侍仆,将荀彧拉进门里,“文若你怎么来了?”

         随即看到了荀彧一身官服没等荀彧回话又给推了出去,口里还念叨着:“去去去,若是作说客要嘉离开的话那你自己就先离开吧。”

         之前信誓旦旦地对曹操说一定带回郭嘉,结果现在在两个旁人的注视下被 自家小受(划掉)自己好友推出门来,一向沉着冷静的荀彧也不冷静了。

         荀彧掩饰般的清清嗓叫二人先行返回,自己小住几日便还。看着二人的背影,荀彧以汉室尊严担保在二人转身时,自己看到了那难以掩饰的笑容。

        荀彧暗自思考是不是放纵郭嘉太久没有好好。的 “ 陪 伴 陪 伴 ”对方啊?现在就把自己推出门外,将来岂不得天天跪搓衣板?!

        看到四下无人,荀彧也放下了所谓荀令居中持重的样子,轻车熟路的来到郭府一角,再像儿时一半再轻车熟路的翻进去,最后默默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当郭嘉在院里转转悠悠的回到书房时,荀彧早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狡黠(划掉)温和的看着自己。

        “呃………”

        “那个……文若你进来了……嘉去给你倒杯茶 ! ”

         荀彧淡定的叫住转身想跑的郭嘉,自顾问到:“奉孝,你我一别以有两余年未见了吧,今日不如挑灯熬夜,好好的一叙往事如何?”

         郭嘉煞有此事地点点头:“确应如此,可文若今日风尘仆仆的赶来怕是累坏了吧?不如我们小叙一番,挑灯熬夜什么的就算了吧……”

         “那怎么能行,这如何显现出你我二人的友谊?”荀彧一把将郭嘉揽入怀中,“彧是坐马车来的,累的是马又不是彧。不过奉孝几次不愿出来惹的司空大人不悦怕是真的难为到彧了,彧恐与奉孝的关系有所裂化,所以……”

         “嘉陪文若聊天就是 ! ”郭嘉赶忙接口道。

         荀彧笑的像个狐狸:“这就对了嘛,不过奉孝一向身体不好我们到床上聊吧*^_^*。”

         “不,不用,嘉近来身体好得很不用如此麻烦。”

          荀彧眯着眼睛盯了郭嘉一会儿缓缓开口道:“但是彧身体不好,要知道尚书令这活儿可是很累的。”

         “许久不见文若这脸皮倒是愈来愈厚了啊。”

         “那是啊,奉孝岂不知这几年彧四处奔波有多累啊,奉孝倒是潇洒,自从袁绍那一别就开始隐居,如今彧帮你找了个明主,没想到多年的交情却请不来一个奉孝,”说罢好似遗憾般的摇头叹气 。

        郭嘉似有些赔罪般的笑笑:“看来嘉是有幸看到文若最真实一面的人啊,真是荣幸之至。”

        这句话正中荀彧下怀,拉开帐帘顺势扑倒:“那彧再叫奉孝看看更真实的一面吧。”

        “哎 ! 荀文若 ! 你衣冠禽兽 ! ”

        荀彧眯着眼睛:“多谢夸奖。”



尾声:

        第二天中午曹操发动曹营中的所有的文武来欢迎郭嘉的到来,彻夜长谈后细心的曹操发现郭嘉脸色不太好,怪不得三番五次请不到许昌,于是亲自送回到郭府,又送了好多补品,考虑到荀郭二人比较熟悉郭嘉又初来乍到,特令荀彧到郭府亲自照顾。结果第二天一早曹操惊奇的发现郭嘉状态怎么更差了?! 难道是荀彧照顾不周?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