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昨日烟花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篇即兴文,今日突然想起来就转到lof上了。 彼时文笔欠佳,看看就好。(斋藤一到自述,无cp向,短文无续)

        今年是1870年,离新撰组解散已经一年了吧,除了新八,他再也没有见过其他队员。

        期间,他从仙台到过箱馆,到过江户,到过千驮谷,到过大阪,现在在京都,在那个曾经的西本院寺的屋顶上,旁边有着一壶酒与一把刀,那把同样历经沧桑的鬼神丸国重。

        他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烟花,举起酒杯:土方副长,你已经努力到了最后,不要太自责,在那边要多多休息;总司,你说过战乱平息后的烟花最美,你能看到吗;近藤局长,你辛辛苦苦把我们聚集于这里,现在我又回来于你们重聚了,你还好吗;山崎君,你那为他人为组织的牺牲令我自叹不如,海洋之下一定还有更多的同胞吧......

       远处的欢笑声遮住了他低沉的呜咽,这种胜似亲人的感情怎能忘记?这种看着同胞一个个倒下的痛又怎能忘记?

        我每年都会去各地看望你们,虽然天皇以发布了脱刀令,但这刀我一直偷带着,因为这象征着我们的情意嘛。

        我会每年都来屯所看烟花,配你们喝酒,把我们的约定持续永恒。

————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