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破阵子

    中考考完了,本座滚回来更文啦~大概是一个以曹操视角写荀郭的流水账,主荀郭,副辽嘉,微曹郭。

       公元195年,献帝迁都许昌,改年号为建安,封太祖为司空,荀令为尚书,管理宫中政事及招揽各方名士。

        面对着眼前的醉鬼曹操觉得自己心在滴血,虽然早就听荀彧提过郭嘉好酒且不拘小节,但是,谁见过这不曾入仕的风流鬼才首次见到自己未来的主公就喝得酩酊大醉,还絮叨着自己在袁绍那的种种不满,即使自己跟袁绍并不是很好,但表面却情同手足还算是过得去,可还没见过这么嚣张不怕死的谋士啊!

        那个,荀文若,你确定眼前这个大名鼎鼎的鬼才没背调包?!

        曹操自认倒霉的为眼前人擦干衣襟上的酒水,横抱起郭嘉向帐外走去,帐外灯火阑珊,刚转过主帐的曹操本打算借着月色回到寝帐,却意外的看到静立在一角,手执一盏马灯的荀彧,看这样子已经站了很久了。

        “文若?你看这……”

       荀彧没说话,很固执的从曹操手中接过来大醉的郭嘉:“彧先带奉孝去歇息,其他的事明日再说吧。”

        “可是……”曹操看着转身离开的荀彧,到底是没有问出口,没有问出有关郭嘉的好奇。不过,尽管这样,曹操依旧很是欣赏郭嘉,但他忽略了的这种感觉,非同于主公对谋士的欣赏。

        次日,日上三竿,曹操再次见到了所谓乱世鬼才的郭嘉,衣衫不整的抱着酒坛,倚在荀彧的身上,荀彧挪了挪身子,使郭嘉靠的舒服些。不知是否是错觉,曹操觉得一向温文重礼的荀令眼里有着藏不住的笑意,那是不同于往日那所谓礼节性的笑容,更别说生气了。

        也许是感觉到了曹操的视线,荀彧向自己点了点头,拉了拉郭嘉半敞的领子,在郭嘉耳边轻轻的唤着郭嘉的表字,叫他注意形象。

        这是荀彧对这一谋士独有的待遇,哪怕是荀攸与钟繇。

        一连几天,曹操都没找到与郭嘉秉烛畅谈的机会。荀彧把郭嘉看得格外的紧,甚至给曹操一种金屋藏娇的错觉,或者说在曹操眼里荀彧看郭嘉的眼神像是荀攸看钟繇的眼神。

        每每看着郭嘉对荀彧防备一脸的茫然,曹操觉得荀彧简直就是操碎了心。曹操甚至想过,每日拉着郭嘉像老妈一样的人是自己,哪怕自己特别嫌麻烦。

         曹操的想法到底是成真了,那是在攻打官渡的路上。

         一路上郭嘉生着病不肯吃药,自己在一旁,一边陪着他,一边工作。荀攸倒是每天都尽职尽责地照顾着自己所谓的“小婶”。

        郭嘉的病到底是重了,严重影响了行军的速度,虽然曹操与众将士们都不这么认为,但这毕竟是事实。

        荀彧几次写信想把郭嘉接回来好好调养,但路遥战事急,心有余却力不足。即使张辽几次提出并保证自己单枪匹马把郭嘉安全送回,也都被曹操回绝了,只是曹操至今依然难忘一向沉稳的儒将满是愤恨的盯着自己的眼神。

        最后荀攸提议将郭嘉暂且留在柳城养病,等班师后在回京,曹操终是同意了。

        临走的前一晚,郭嘉把张辽单独留于屋内,不知谈些什么,直到三更过后,连死都毫无畏惧的张将军大哭着从屋内走了出来,在门口静静的守了一整夜,别人都知道,除了郭嘉。不,也许,郭嘉是知道的。

       不仅是张辽那晚的守夜,还有那颗炽热的,精忠的心。

        白狼山一役,面对着数万的乌桓骑兵,张辽不顾曹操劝阻,大吼着,纵马下山,手持寒戟,奋不顾身的冲进了敌阵中,手起戟落砍下了首领塌顿的人头,调在戟上,大喊郭军师的名字。

 
        那一夜,从未到过辽东的郭嘉一夜威震辽东,与张辽齐名,也许,这是张辽对郭嘉知遇之恩的回报。

        到底是晚了一步,郭嘉三天前入棺,随着胜利的回归,郭嘉的灵柩也回到了许都。荀彧第一次放下什么尚书令君的身份跪在灵柩前痛哭不止就像半个月前浴血而归的张辽,放下荡寇将军的身段,哭喊得撕心裂肺。

        事后荀彧与张辽争着郭奕的扶养权,但这权利终是归到了曹操手里,曹操看着荀彧和张辽瞅着自己的眼神,不知是都满意了还是都不满意自己的行为。

        建安十三年,曹操率兵南下,荀彧几次阻止,未果。终是火焰冲天,烧了数十艘船,眼看自己葬身火海,被张辽一箭救下,驾一艘早已备好的小船,救下了曹操。四十万大军,仅余27人。

        上岸后,有一只乌鸦一直在他们上空盘旋,但并没有带来死亡的灾难,反而降福般将他们一路护送到自家境内,高鸣几声后,飞向了南方。曹操突然想起了郭大鬼才曾说过“欲往南方”之类的话。

        后来张辽告诉了曹操,那艘小船是郭嘉的注意。蓦然,曹操哭念着曾经的郭嘉,身后一行谋士无一出声。

        奈何,人去楼空,一梦终醒。

        若干年以后,张辽执意镇守合肥,以防东吴,以八百破十万,威震逍遥津,震惊三方。

        曹操称王,荀彧身死,荀攸病重,蓦然回首,那个真正的,一心一意为自己出谋划策的人早已在那个雪夜离自己远去。

       “奉孝,孤的……破阵之子……”

   ———END———

    大概就这么烂尾了,懒癌晚期,以弃疗,求鼓励求支持。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