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荀郭】错过(上)

         建安十二年,自从荀彧收到那封快马加鞭送来的密信后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中几天没有出来了,直到大军的凯旋,以及那具棺木的到来。

         此时正值隆冬,凛冽的寒风刮过,雪花纷纷扬扬,在空中打着转继而又飘落下来,远远望见军队的影子,荀彧打了个寒颤,身后的程昱替他披上一件棉袍,荀彧微微点头以示感谢,可谁都知道,棉袍固然可以抵御身子的寒冷,可心里的寒冷又有什么能够阻止呢?

         城头上的一行人,比起迎接,更像是奔丧的,是呀,北征乌丸固然成功,可人却是一去不返。
       
         当棺木放在面前时,一下温文尔雅的王佐之才,竟像个孩子般哭到棺材哭的稀里哗啦。固执要求开棺,最终却被荀攸贾诩,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拖了回去。两个人好心的劝了一句节哀顺变,结果却被双双踹出荀府。那一整天都把自己关在屋里,谁都不见。就连曹操也几次被拒之门外。

         夜里荀彧恍惚听到有人轻叩了几下门,似乎断定了里面的人不会开门几下后便了声。荀彧以为那人离开了,可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荀大人,你在吗?”能把问句说成僵硬的陈述句,除了那人,就只剩下一个了。

         “有事吗,伯益。”

         门被应声推开,郭奕行了一个标准的礼,像极了那人,但似乎又差之千里。

         “荀大人,这是家父出征前留给您的。”

         结果郭奕递过来的匣子,里面是一小坛酒,映在明亮的月光下,酒坛上刻着“颍”字,荀彧蓦然想起十九年前自己选举孝廉,临行前郭嘉一脸惋惜的说他错过了一坛上好的桂香酿,依稀记得自己当时从不屑的说过了二十年才算是上品,让郭嘉小心珍藏,二十年后再一同品尝。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