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荀郭】错过(下)


       接上

         当时自己曾不屑地说过等过了二十年才算到了上品,让郭嘉小心珍藏,二十年后再一同品尝。郭嘉却是一脸失落的摇摇头说自己喝不到了,留你文若自己独享吧。但他还是认真地在测壁上刻了一个“颖”字,说是做个记号以免哪天醉酒给喝掉了。
    
         呵,这么一看还真被他说中了呐!

         只是再次见面后郭嘉没提,他也以为对方嘴馋喝掉了,久而久之就逐渐淡忘了。可没想到,对方还留着。

         拿出酒坛发现下面有着一封信,打开却发现只有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此去勿念”,简洁明了正如那人的性格。
        
         看样子,早在十九年前,那人就算出了自己的死期,不愧是鬼才,竟能如此的算无遗计。

         “奉孝”良久,荀彧松开了手中攥得发皱的信,抬头时,才猛然发现郭奕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勿念吗?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建安十七年,寿春。
  
        当收到那只空食盒后,荀彧已经知道曾经的一切早已不能再来,小心翼翼地到掏出出征前随身携带的那坛酒,极力的克制着颤抖,将鸩酒小心兑入珍藏了共二十五年的酒中,屋里弥漫着酒香的气息,与熏香混在一起,到是让荀彧想起了多年前在颖川学习的时候,想起了,每当自己说要匡扶汉室时,对方不屑的态度,与嘲讽的笑意,以及无奈的目光。
       
        突然感觉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解脱,是啊,汉室已经衰败,自己毕生的努力,早已不复存在。

        呵!事已至此,江山又能如何,梦想又能如何?是到该放手的时候了。
       
        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也终于可以见到那个人了,浅浅的品了一口,随后一饮而尽,荀彧仿佛又看到了对方清澈的眼眸。
       
        奉孝,彧来陪你了,不要埋怨彧来的太晚呀。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