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破阵子

    中考考完了,本座滚回来更文啦~大概是一个以曹操视角写荀郭的流水账,主荀郭,副辽嘉,微曹郭。

       公元195年,献帝迁都许昌,改年号为建安,封太祖为司空,荀令为尚书,管理宫中政事及招揽各方名士。

        面对着眼前的醉鬼曹操觉得自己心在滴血,虽然早就听荀彧提过郭嘉好酒且不拘小节,但是,谁见过这不曾入仕的风流鬼才首次见到自己未来的主公就喝得酩酊大醉,还絮叨着自己在袁绍那的种种不满,即使自己跟袁绍并不是很好,但表面却情同手足还算是过得去,可还没见过这么嚣张不怕死的谋士啊!

        那个,荀文若,你确定眼前这个大名鼎鼎的鬼才没背调包?!

        曹操自认倒霉的为眼前人擦干衣襟上的酒水,横抱起郭嘉向帐外走去,帐外灯火阑珊,刚转过主帐的曹操本打算借着月色回到寝帐,却意外的看到静立在一角,手执一盏马灯的荀彧,看这样子已经站了很久了。

        “文若?你看这……”

       荀彧没说话,很固执的从曹操手中接过来大醉的郭嘉:“彧先带奉孝去歇息,其他的事明日再说吧。”

        “可是……”曹操看着转身离开的荀彧,到底是没有问出口,没有问出有关郭嘉的好奇。不过,尽管这样,曹操依旧很是欣赏郭嘉,但他忽略了的这种感觉,非同于主公对谋士的欣赏。

        次日,日上三竿,曹操再次见到了所谓乱世鬼才的郭嘉,衣衫不整的抱着酒坛,倚在荀彧的身上,荀彧挪了挪身子,使郭嘉靠的舒服些。不知是否是错觉,曹操觉得一向温文重礼的荀令眼里有着藏不住的笑意,那是不同于往日那所谓礼节性的笑容,更别说生气了。

        也许是感觉到了曹操的视线,荀彧向自己点了点头,拉了拉郭嘉半敞的领子,在郭嘉耳边轻轻的唤着郭嘉的表字,叫他注意形象。

        这是荀彧对这一谋士独有的待遇,哪怕是荀攸与钟繇。

        一连几天,曹操都没找到与郭嘉秉烛畅谈的机会。荀彧把郭嘉看得格外的紧,甚至给曹操一种金屋藏娇的错觉,或者说在曹操眼里荀彧看郭嘉的眼神像是荀攸看钟繇的眼神。

        每每看着郭嘉对荀彧防备一脸的茫然,曹操觉得荀彧简直就是操碎了心。曹操甚至想过,每日拉着郭嘉像老妈一样的人是自己,哪怕自己特别嫌麻烦。

         曹操的想法到底是成真了,那是在攻打官渡的路上。

         一路上郭嘉生着病不肯吃药,自己在一旁,一边陪着他,一边工作。荀攸倒是每天都尽职尽责地照顾着自己所谓的“小婶”。

        郭嘉的病到底是重了,严重影响了行军的速度,虽然曹操与众将士们都不这么认为,但这毕竟是事实。

        荀彧几次写信想把郭嘉接回来好好调养,但路遥战事急,心有余却力不足。即使张辽几次提出并保证自己单枪匹马把郭嘉安全送回,也都被曹操回绝了,只是曹操至今依然难忘一向沉稳的儒将满是愤恨的盯着自己的眼神。

        最后荀攸提议将郭嘉暂且留在柳城养病,等班师后在回京,曹操终是同意了。

        临走的前一晚,郭嘉把张辽单独留于屋内,不知谈些什么,直到三更过后,连死都毫无畏惧的张将军大哭着从屋内走了出来,在门口静静的守了一整夜,别人都知道,除了郭嘉。不,也许,郭嘉是知道的。

       不仅是张辽那晚的守夜,还有那颗炽热的,精忠的心。

        白狼山一役,面对着数万的乌桓骑兵,张辽不顾曹操劝阻,大吼着,纵马下山,手持寒戟,奋不顾身的冲进了敌阵中,手起戟落砍下了首领塌顿的人头,调在戟上,大喊郭军师的名字。

 
        那一夜,从未到过辽东的郭嘉一夜威震辽东,与张辽齐名,也许,这是张辽对郭嘉知遇之恩的回报。

        到底是晚了一步,郭嘉三天前入棺,随着胜利的回归,郭嘉的灵柩也回到了许都。荀彧第一次放下什么尚书令君的身份跪在灵柩前痛哭不止就像半个月前浴血而归的张辽,放下荡寇将军的身段,哭喊得撕心裂肺。

        事后荀彧与张辽争着郭奕的扶养权,但这权利终是归到了曹操手里,曹操看着荀彧和张辽瞅着自己的眼神,不知是都满意了还是都不满意自己的行为。

        建安十三年,曹操率兵南下,荀彧几次阻止,未果。终是火焰冲天,烧了数十艘船,眼看自己葬身火海,被张辽一箭救下,驾一艘早已备好的小船,救下了曹操。四十万大军,仅余27人。

        上岸后,有一只乌鸦一直在他们上空盘旋,但并没有带来死亡的灾难,反而降福般将他们一路护送到自家境内,高鸣几声后,飞向了南方。曹操突然想起了郭大鬼才曾说过“欲往南方”之类的话。

        后来张辽告诉了曹操,那艘小船是郭嘉的注意。蓦然,曹操哭念着曾经的郭嘉,身后一行谋士无一出声。

        奈何,人去楼空,一梦终醒。

        若干年以后,张辽执意镇守合肥,以防东吴,以八百破十万,威震逍遥津,震惊三方。

        曹操称王,荀彧身死,荀攸病重,蓦然回首,那个真正的,一心一意为自己出谋划策的人早已在那个雪夜离自己远去。

       “奉孝,孤的……破阵之子……”

   ———END———

    大概就这么烂尾了,懒癌晚期,以弃疗,求鼓励求支持。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7)

先废话几句【这是一个很久很久的坑,不过有继续挖了~虽然写的不怎么好,但只要还有人看就绝不弃文 !  开学九年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作业累成狗T^T】

       接上

    第二天,荀彧在荀攸钟繇疑惑的目光下,早早地跑到学院,他想知道郭嘉怎么样了,这种如此急切的心情,是荀彧从没有过的。

    早晨的学院散着朦胧的雾气,几步以外,视线难及。学院里静的诡异(至少荀彧这么认为)偌大的学院,荀彧里里外外跑了个遍,也没找到郭嘉,一种不好的想法涌上心头:难道奉孝已经……

     随即又狠狠地甩了甩头:荀文若啊,你就不能想点好的?说不定奉孝已经灭了那鬼魂离开了……  等等,离开?!这么说是不是以后不再容易见到他了?

    不可能,奉孝他不会一声不响的离开的。不行,再找找。

     突然间,荀彧想到了什么,迅速向东楼跑去。

     站在东楼门口,荀彧短暂的犹豫了几秒就冲了进去,刚拐过正厅,就看郭嘉面朝里的倒在一间废弃的教室里,就像传说中的黑衣黑袍。

    荀彧冲进教室,看到郭嘉两眼禁闭,沉沉的睡着,慌忙去推郭嘉:“奉孝醒醒,奉孝?”

    这时郭嘉由睡转醒,看到一脸担心的荀彧以及自己靠在荀彧的怀里,先是淡定的打了个哈欠,然后问到:“文若你怎么来了?嘉还没睡够呢。”

    随后明白了什么似的,毫无形象的打笑起来:“文若你放心,嘉还死不了。”

    荀彧如释重负:“你怎么睡在这?”

     “那文若不会是让嘉露宿吧?!”郭嘉委屈的抿了抿嘴。

      “那,奉孝到彧家去住?”荀彧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郭嘉眨了眨眼随即答到,“好啊,只要公达他不嫌嘉烦。”

     “怎么会?”荀彧打趣道,“奉孝你不知道,彧每天被公达和元常秀的一嘴狗粮。。。。”

     “啊?不是吧 !”郭嘉显然对荀攸的追夫之路很感兴趣,“为什么元常这么快就答应了?”

     “什么?”

     “文若你不知道,当初公达追了大半辈子也没得手啊~”

     “奉孝,你在说什么啊?”荀彧一头雾水的看着郭嘉自言自语,“你也知道公达在追元常呀?! ”

     “呃,”这是郭嘉才猛然想起荀彧不记得当初颍川的事情,尴尬的咳了一声赶紧转移话题,“文若文若,嘉昨天一晚上都没吃饭,不知文若你带没带吃的?”

    荀彧也才想起来这个问题,拉起郭嘉往外走:“不知奉孝想吃什么,彧带你去吃。”

    郭嘉拍了拍身上的灰毫不犹豫的答到:“嘉要吃文若做的豆羹汤。”

    荀彧的身子顿了一顿,笑着答到:“彧中午给你带来,先去对面的小吃铺吧,哪儿的糕点很好吃的。”

    “好啊,全凭文若做主~”



    荀彧走后荀攸钟繇两人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公达,文若他干什么去啊?怎么这么急匆匆的。”

    “元常想知道?”

    “当然。”

    “那元常考不考虑,嗯,吻攸一下?”

    “算了,繇又不想知道了。”

     荀攸⊙﹏⊙:“……”

    “学校攸找来了一位幻术师,”面对钟繇,荀攸到底瞒不住秘密,“郭嘉郭奉孝。”

     “什么时候的事?”钟繇皱了皱眉,已经好多除妖 师幻术师神秘消失了,还有的一听到是这位鬼魂大人也不敢来,对此钟繇的看法是:反正你不招惹对方那鬼也从不伤人,就让那鬼带着呗,说不定激怒了鬼魂,在滥伤无辜就不好了。

     “昨天。”荀攸看透了钟繇的心思,“奉孝他是不会出事的。”

    “哦?为什么?”

    “虽然攸没见过那鬼,但攸知道,那鬼肯定和郭嘉有渊源,说不定,也会和我们扯上关系。”

    “你怎么知道的?”

    看着钟繇一脸的严肃,荀攸淡淡补充到:“猜的。”

    钟繇:“……”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6)


  接上

     “郭奉孝——”

     “郭奉孝——”

     等郭嘉醒来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转了个身,刚想再睡一会儿又猛然想起闹鬼的事情。便随着声音来到东楼。

     幻化出一盏灯笼,轻轻敲了敲门,不等回复就直接进去。因为对方肯定比他更想见到他。

    拐到二楼正厅,郭嘉停下脚步,面对着一把离他只有几步路的空荡荡的椅子。眯起他那双少见的桃花眼,歪着脑袋,微微一笑:“唐小姐别来无恙?”

    眼前的景色瞬间变成另外一番模样,唐氏一身红装的坐在面前,以同样的微笑回答道:“郭大人,许就不见呐。想必上午时已经发现我了吧。”

    郭嘉收了灯笼,低头自嘲般的笑笑:“正是。”

    “所以你支走了荀攸,为什么不直接让他近来?如果我猜错的话,他应该也没有失去前世的记忆吧。”

   “没错,想必唐小姐也不想见到公达吧。”

   “所以说你是来驱逐我的?”看到郭嘉抿了抿嘴没有辩解,唐氏的声音突然变得犀利起来,“郭奉孝 ,都是因为你我才变成这样!”

   “抱歉。”郭嘉咬着嘴唇吐出两字。

    唐氏的脸色不仅没有缓和下来,反而更加惨白:“当初你骗我嫁入荀府时怎么就没想到今天呢。”

    “既然已经这样,你为什么不去转世呢?唐小姐,你等了这么多年不会就是要我向你道歉吧。”

    “我本是这么想的,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什么?”郭嘉向前一步,他并不怕唐氏的威胁,不仅仅是因为唐氏不能伤他,更多的还是因为这一天,他几世轮回前就猜到了,“你说。”

    “我可以离开学院,但是你们也必须感受一下属于我的痛苦,……”唐氏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嗯?”郭嘉把耳朵凑过去,“你说什么,最后那句。”

    唐氏摇摇头,没再说什么,左手一挥,周围的景象全部消失,又恢复了东楼原本黑暗幽深的样子,仿佛从没有过什么。

   此时外面极其安静,一切都睡着一般。安静的让人心生畏惧。荀彧的房间还亮着一盏橘色的台灯,光射在屋中,洒在荀彧的头发上,将其反射成金色。荀彧面对着窗户,纤细的手指描着窗户上自己的影子。听公达说,那是一个上千年的女鬼,并且在学院潜伏许久了。今天看到郭嘉一副瘦弱的模样,不知道现在如何,以他的机敏应该不会有事吧。

     况且,虽说那女鬼不伤人,但是但凡想驱逐或灭掉她的驱妖师都莫名的消失不见了,希望奉孝不要有事。荀彧深吸一口气,把额头顶在冰冷的玻璃上。

   郭嘉,是少见的,能给他是曾相识的,感觉的人。第一个是钟繇,但郭嘉带给他的感觉似乎与钟繇不同,似乎即想一直陪在对方身边,又想远离对方,这两种纠结的情感混杂在一起,看似荒唐,却有格外真实。

     又想起荀攸吃饭前的那句话,“你已经有奉孝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文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觉得中长的文好难编,还是短文容易。新写了衣服荀郭,丕奕,荀恽郭奕(谁能告诉我这个cp叫什么,是不是恽奕?)短文,等考完试发上。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5)


接上

     当夕阳的余晖笼罩大地,将云朵染成美丽的绯红色,几只喜鹊匆匆飞回巢穴中,湖中的鱼也潜到水下,学院的学生已经放学回家,少数的老师也收拾着文件,打算下班。荀攸打通了荀彧的电话:“小叔你在哪儿?该回去了。”

      荀彧挂掉电话后问:“”奉孝,要去我家吃晚饭吗?”

     “嗯?”郭嘉把耳机拽来下来,“文若你说什么?”

     “你要在我家吃饭吗?”

     “不了,”郭嘉把耳机递给荀彧,“我今天晚上要会见那个鬼。”

     看到荀彧一脸担心的样子,郭嘉笑了笑:“文若不用的心,就算我灭不了鬼,以那鬼的实力也杀不了我,再说你们学校闹鬼了三个月,却没有人员伤亡,不也也证明这鬼并非恶意想伤人,不是吗?”

    看到荀彧似乎还想说什么,郭嘉摇摇头,将荀彧劝走,躺在草地上,嘴角勾出一丝笑意,“文若呀文若,你还是这个样子,总爱操心,这一世你可别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啊”

    转了个身,回想一天的经历,貌似文若对我感觉不错,只是没有见到元常,不过没关系,只要他钟元常不走总有一天会见到的。又想到荀攸当初追钟繇追得 心力交瘁(?)的样子,突然想笑。面对荀攸每天都送礼问候 ,可钟繇却像个书呆子一样整天练习书法。不禁感慨道:公达,没想到这样冷静聪慧的你也有今天呐。不过真希望这一世的元常能像文若这一世一般,多了解点风情嘛!

     抬眼看了看暗下来的天空,郭嘉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将隐蔽已久的黑袍露出原状盖在身上。嗯,先养精蓄锐,然后再会会对方,不过说起来,没想到那鬼也是个老熟人嘛。

   荀家,

     荀彧把饭菜端到桌子上,然后走到客厅,一脸淡定的无视了围着钟繇说东道西的自家大侄子。对钟繇说道:“元常吃饭了,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还得主持一天比赛呢。”

    “嗯,”钟繇收了笔,把头从一摞文件中抬起来,“这就来。”

     然后果断的绕过被自己冷落了几个小时的荀攸,和荀彧一起下楼吃饭。只留下荀攸一人坐在沙发上默默问候着把钟瑶拐(?)走的自家小叔。

    “阿嚏!”见荀彧打了个喷嚏,钟繇好心用脑门贴了贴荀彧的额头,又递过一张纸巾,说要注意身体,小心着凉。然后,这一切,就被刚下楼的荀攸误会。

     “啊啊啊啊——小叔你答应过我不抢元常的,”荀攸扑下来拽开俩人,“你都有奉孝了。”
荀彧(……我也不想抢元常呀……)

   这时,冷落荀攸许久许久的钟繇终于开口:“荀公达,吃你饭去。”

     荀攸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元常居然和我说话了(虽然态度不太好),还让我吃饭,一定是在关心我,一定是。然后收起一脸苦bi的样子,带着迷之微笑走到桌边坐下吃饭,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荀彧:⊙▽⊙
钟繇:←_←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4)

       接上

     荀彧眼里带着瞬间的犀利,直盯荀攸。
     “呃,”荀攸被盯的发慌,悄悄的咽了口唾沫:难道小叔把前世的事儿都想起来了?
     荀彧倒是没有注意荀攸的反常,又问了一句:“就是那个天才幻术师郭嘉?”
     “对。”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他来学校干什么?”
      荀攸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前两个问:“他是我特地请来凑cp(划掉)调查闹鬼事件的。”
      “呃。”荀彧犹豫了半天才问,“公达,你没找错人吧,怎么不大一样啊……”
      “不大一样?”荀攸一愣,继而明白过来,“你是说身着黑衣黑袍,高冷难近,目光凛冽?”
       荀彧点了点头,荀攸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小叔,传言不可信呐!”
       荀彧沉默了一会儿:“看他刚才的表情是认识我?”
        “嗯,确实如此。”
        “我没有印象。”
        “你,你以后就明白了。”怕荀彧不信,荀攸有补了一句,“他会幻术,不一定以什么服饰容貌出现在你面前。别看他刚刚是一身运动服,说不定就是用幻术掩盖了他的黑衣黑袍。”
        末了,荀攸又补了一句:“说不定也没穿衣服就跑了出来。”结果被荀彧当头一拳:“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似的。”
        荀攸:“…………”
        

        下午没有课(其实有也全会),荀彧也乐得悠闲的抱了一本书戴着耳机靠在树下看书。等放下书准备休息时才发现自己随身携带的香炉居然 忘 ! 带 ! 了! 本打算回去取,却又因为离教学楼太远而犹豫了,正在荀彧抱着书在原地纠结时,突然看到眼前飘飘洒洒的樱花,几只蜜蜂嗡嗡作响,各种名鸟流连嬉戏。荀彧大为吃惊,想伸手接过一片樱花时才发现,花瓣从指尖穿过,荀彧心里一惊,是幻像!
         难道自己碰上了那东楼的鬼魂?不可能,那鬼魂只有零点以后才会出现呀。
       
         荀彧猛然回头,发现郭嘉左手正拿着自己的那只香炉站在树下看着自己,但好像又是通过自己看别人,眼里似乎有些凄凉却又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兴奋。
        荀彧没想到郭嘉会找自己,立即起身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郭嘉抢先一步:“学长,我看你的香炉放在桌子上了,想必是忘掉了吧。”
        荀彧先是到了谢,然后接过香炉放在一旁,问:“你怎么知道我爱熏香?”
        郭嘉没想到荀彧会这么问,先是一愣,继而笑答:“我若是说猜的学长会信吗?”
        荀彧垂下了眼眸,摇摇头。
        “你以后会知道的。”郭嘉继而靠在树干上,“学长介意我打扰你下午的时光吗?”
       “当然不。”荀彧一边点上香,一边看着眼前的幻想问,“郭嘉,这些都是你幻化出来的?”
       “嘘,在我叫我奉孝,不然会暴露身份的。”转过头又问荀彧,“喜欢吗?”
       “当然喜欢。”
       “那学长也不介意,我以文若相称吧。”
       “当然不,能和奉孝是我的荣幸。”
       整个下午,郭嘉和荀彧天南海北的聊,很是尽兴。对于郭嘉来说,像又回到了当初在颍川那般;而对于荀彧来说,郭嘉就像上天安排的知己一样,郭嘉了解自己的习惯,想法,好像自己曾与他相识相知,好像前世就熟悉一般。当然,荀彧是不相信这些的,就算刚刚见到他的幻术。
      然而郭嘉却不知道,自己原本神秘高冷的形象在荀彧心里大打折扣,早已被话痨,黏人,天然呆所代替。

      邻近期末越来越忙了,两周才更文,不过梦流会尽量找时间滴~~

【荀郭荀】小段子两则

1.习惯于被依赖
        对于温文尔雅的荀彧来讲 ,每天最操心的就是郭嘉的生活状况。
       “文若文若,嘉饿了。”
       荀彧放下书走到厨房开始做饭“没事儿,有彧呢。”
       “文若文若,嘉累了。”
       荀彧接过书包“没事儿,有彧呢。”
      “文若文若,嘉冷了。”
       荀彧转身抱住郭嘉“没事儿,有彧呢。”
      “文若文若,嘉无聊了。”
       放下手里的工作,坐到郭嘉身边“没事儿,有彧呢。”
       一天郭嘉哭着回来,走到荀彧面前,一下坐到沙发上“文若,嘉失恋了。”
       下一刻,郭嘉被荀彧按在沙发上,对上郭嘉柔软的唇,用舌头小心的探索着,一吻终了,荀彧揉乱了郭嘉的头发,一脸宠溺地说道“没事儿,有彧呢。”
2.意外的告白
         当郭嘉看到荀彧一脸微笑的送走了第N+1个告白失败的女生后,郭嘉好奇地问:“都说荀令留香,可不知文若这香到底为谁而留。”
        荀彧微笑着说:“为心中之人。”
       “不知文若心中之人姓甚名谁?”荀彧笑而不答,郭嘉感到莫名的失落,转过身去,“抱歉,嘉唐突了。”
        第二天荀彧打扫房间时,偶然在郭嘉的日记里看到“在你眼里,嘉到底处于什么位置?”
        当天晚上,郭嘉发现那句话的下方写着一排清秀的楷书 “在彧心中。”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3)


        接上
     
  
        “公达,你带路。”
        “好的。”
        到了东楼楼前,荀攸刚准备进去,却被郭嘉一把拉住:“等等,我觉得,还是,先去其它地方看看吧。”
        荀攸有些意外,转过头来,小声问:“怎么?你怕了?”
        “才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进去?”
        郭嘉没说什么,嘀咕了一句:“嘉乐意。”
        荀攸是个聪明之人,自然也看出郭嘉并非因为害怕才止步不前,本想开口问问,但看到郭嘉并没有想说的意思,就顺了郭嘉的意,拉着他往相反方向走去。
         “我说,公达。”郭嘉好哥俩似的,不顾周围师生惊奇的目光,把手搭在德高望重的荀教授肩上。
        荀攸抱着一摞公文,腾不出手只好往边上靠靠,可郭嘉有牛皮糖似的黏了过来,还明知故问(荀攸认为)的说道,“公达,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躲什么?”
       “奉孝,你松手。”
       “不。”
       “你这么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荀攸训斥了一句。
       “身正不怕影子歪。莫不是公达,你想多了什么?或者,有心仪之人了?”对上郭嘉的目光,荀攸好不犹豫地回答道:“没有。”
        郭嘉一脸得逞的样子“那你还怕什么!走喽。”
        荀攸此时格外想哭,无论是以前和陈群的对峙,还是现在和自己拌嘴,这家伙的口才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中午,
    
         坐在办公桌对面看着狼吞虎咽(划掉)吃的正香的郭嘉,荀攸心里格外郁闷。从东楼回来后,郭嘉借着的借口在学院玩了个遍,然后又讹了自己一顿午餐,而且讹的理直气壮,毫无感谢之意。
          一阵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荀攸的“黑色回忆”。
         郭嘉吃完最后一口饭起身道:“嘉去开门。”
         然后拿起饭盒顺手扔到了门口的垃圾箱中,回手开了门。

         敲门的人似乎有些出乎意料,刚想友好的询问一句“你是谁”却看到对方一蹦三尺高“妈呀,文若!!!”然后在荀彧惊悚的目光下逃之夭夭。
         在荀彧第十三次确认自己仪表、穿着、语气甚至表情都没有问题的时候,荀攸缓缓开口了:“小叔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听同学和老师说,你今天带着一个神秘人物玩了一上午的事,呃,特意来看看你。”荀彧顿了顿,把“就是刚才那货吧”咽进了肚里等待荀攸的下文。
        荀攸无奈的点点头:“对,就是刚刚跑出去的那位,他是郭嘉。”然后硬生生的把“一个损友”改成了“一个朋友”。
        “郭嘉?”荀彧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愣了一下,继而又质疑的问了一遍,“怎么是他?”
         眼神里带着瞬间的犀利,直盯荀攸。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2)


        接上

        瞥了一眼,讲桌上已经调成静音的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着郭嘉的名字,荀攸果断的合上了讲义,然后深鞠一躬:“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请同学们自主复习。”然后拿起电话匆匆走了出去。
         滑动接听后小声问道:“奉孝,什么事?”
         那边传来郭嘉懒懒的声音:“公达啊,麻烦你出来一趟呗,门卫大爷不让我进呀。” 
          “知道了,攸马上过去。” 然而,当荀攸匆匆忙忙赶到学院门口时才发现郭嘉竟和门卫大爷一人一杯冷饮聊的正嗨。看到荀攸,郭嘉笑呵呵的转了过来:“公达,愚人节快乐哈。”
         荀攸:“……”
         也同样看到荀攸的门卫大爷笑着迎过来:“荀教授,钟繇老师让我转告你一声,今天下午他去主持市书法比赛,会议不参加了,午饭也不用等他。” 荀攸点了点头道过谢后,转身拉过郭嘉走进学院,问:“怎么,又有时间了。”
        “那当然,都市学院闹鬼,作为幻术师,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
        荀攸瞥了郭嘉一眼:“怕是为了某人吧?”
        “当然咯,要不是为了你我能来吗。”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指小叔。”
       “文若?”郭嘉苦笑一声,“从我当初下令屠徐州城时起,怕是文若就对我恨之入骨了吧。”
      “恨之入骨?”荀攸回想起荀彧在得到郭嘉死讯时泣不成声的样子,缓缓反驳了一句,“其实,那天小叔他哭的……”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郭嘉岔开了话题:“诶,公达,这东汉学院居然有养鱼池哎。”
         荀攸:“……”(郭奉孝!!!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然后荀攸像个免费向导一样,无奈(划掉)微笑着领着郭嘉四处参观。
        “公达公达,你看这公园。”
        “公达公达,你看这人造梯田。”
        “公达公达,你看这模拟海洋。”
        “公达公达,你看这人造园林。”
        “公达公达,你看这…………”
        荀攸:“……”(我忍我再忍)
        等郭嘉转够了才想起来闹鬼一事:“对了,公达,你说这闹鬼的地方在哪儿啊?”
       “每天零点之后,整个学院。”
       “我是指主要在哪儿。”
       “东侧那个至今没有人敢拆迁的东楼最为显著。”
       “哦?我去看看。”郭嘉没走几步有回来了,“公达你带路。”
       “好的。”
      

       荀彧下一节会出场,不要着急,耐心等待。
(毕竟是主荀郭的嘛~)

【荀郭/攸繇攸】轮回梦(1)

       
    颍川谋士组(通灵向)
     (cp可能会逆)
    荀郭(温雅学长彧×天赋幻师嘉)
    攸繇(高资教授攸×书法天才繇)
—————————开始发文———————————

         看着眼前死皮赖脸(划掉)可怜巴巴地抱着三生石哭天喊地不肯喝孟婆汤的人,孟婆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吐出心底的无奈,缓缓开口到:“小伙子,你叫郭嘉是吧。”
         “嗯”郭嘉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生前有什么执念是吧。”
         “没有。”
         “那为什么不肯喝这孟婆汤?”
         “苦。”
         “你又没喝怎么就知道苦呢。”     
         “猜的。”                    
         “……”孟婆,“可是不饮汤是不能过桥的。”
         “孟婆~”
         “不行。”
         “大嫂~”
         “…不行…”
         “阿姐~”
         “……”
          “娘子~”
          孟婆再也淡定不下去了“算了算了,过去吧。”
         郭嘉在桥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原来孟婆喜欢这样的称呼阿~”
          “郭奉孝!!!”
        

         “所以,我就转世了。”郭嘉一脸轻松的说,“之后的几次孟婆也没怎么为难我。”
         “你说的倒是轻松,我可是在忘川河里泡了近千年。”
         “没事公达,要不你现在就自杀,然后像我一样撒个娇卖个萌就过去的。”
         荀攸毫不客气的白了郭嘉一眼:“我可不想刚从忘川出来就回去。再说了,像你这么没下线的事攸也做不出来。”
         郭嘉一听心中不悦:“总比某人在忘川里找不到北好吧,有你那时间,嘉都转世好多次了。”
          “转世多有什么用?”
           呃,郭嘉一愣,“至少智商比你高。”
           “是啊,”荀攸淡淡的回嘴到“是个鬼才,天妒鬼才。”
            听到荀攸那可以加重的“天妒”两字,郭嘉打断了谈话:“公达啊,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吧。”
           “没错,”荀攸大大方方的承认下来,“东汉学院,你知道吧。”
            “当然,”郭嘉笑笑,“就是那个最近闹鬼的名校?”
       
            “对,因为你是幻术师又经过几次转世,肯定懂一些门道,所以想找你帮忙试试看。”
            “找我?不行吧,怕是没空。”

             “请你!”荀攸突然拉近两人的距离,在郭嘉耳边小声说到,“而且小叔和元常也在,你真的不考虑考吗?”
          郭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知道了,我这两天安排安排时间。”
            荀攸拿起身边的教案说:“我下午还有讲座,失陪了。有事的话联系我。”
           郭嘉懒懒的往沙发上一靠:“知道了,慢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