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相见欢(7)

等郭奕追出来时,曹丕荀恽两人的长剑已经逼近对方的身体,郭奕一个前空翻从两个人头上掠过,双手分别抢下长剑后稳稳地落在地上,继而是一个帅气的回头,头发随风舞动,冷眼瞅着早已愣住的二人,冷声道:“尔等打什么,奕统统纳入后宫好了。”

【误 ! 划掉划掉,以下正文】

    “你俩住手 ! ”

    “伯益?”两人同时回头。

     郭奕衣衫不整的从屋内赶出来,低头喘了几口气后,身子靠在门边,喊道:“两位公子,别打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也怕是不好听吧。”

     “那有如何?”曹丕抬起手中的长剑,指向荀恽,“伯益你可比名声重要多了。”

     荀恽亦是如此:“伯益若恽能赢,便教曹丕再别打搅你 ! ”

     郭奕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可两人早已冲到一起,争的不可开交。

    也许要两人痛快的打一架也未尝不是坏事。

    “那个……别伤到对方 ! ”

    俩人不约而同地喊道:“伯益放心,丕/恽 不可能输。”

    眼见双方的刀剑愈加凌厉,郭奕猛然间想起自己父亲郭嘉的话。

    “嘉意在这曹氏天下,因为曹公是嘉的知己,愿为曹家鞠躬尽瘁,可终究没有完美的结果,因为文若与嘉志向始终是不同啊。”随后是一种极其无奈的笑,“奕儿可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啊……到头来,却终是欠了曹家的情,荀家的义呀。”

    “父亲您想说什么?”郭奕从郭嘉怀里站起来,“奕不懂。”

    郭嘉似是愣了一下,苦笑道:“为父倒是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懂。”

    “那父亲的愿望是什么?”

    “愿望啊,当然是能看到主公能统一这天下呀。也许嘉是看不到了,”郭嘉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双手把住郭奕的肩膀,颇有些托孤的意味,“奕儿,你一定要完成父亲的心愿,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曹家,也提为父看着这大魏的江山。”

    末了,又打趣似的:“不可以让文若知道哦~这是我俩的秘密。”刚刚的伤感仿佛不曾存在过。

   “现在,奕儿陪嘉喝点酒可好?”

   “不好,”郭奕一口回绝,小大人的站起来,掐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郭嘉,“你要是敢喝酒,奕就不帮你保密 ! ”

    吓得郭嘉赶忙摆手:“不喝不喝,嘉不喝了。”

    这一瞬,郭奕心里似乎有了选择。(选谁选谁? 好纠结~)

     曹丕多年随曹操征战在外,虽然荀恽习武认真,但论耐力毕竟不是曹丕对手。

     “住手 ! ”郭奕在曹丕刺向荀恽肩膀的瞬间喊出声来,曹丕也同样很给面子的把长剑从荀恽身旁堪堪避过。

     笑着朝荀恽挑了挑眉:“你输了。”

     荀恽面带不服的瞪向曹丕,对方一副挑衅的样子。

     “怎么,不服?再来啊?”继而又威胁到,“这次丕听伯益的,下次可未必了~”

     “曹丕,你……”荀恽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郭奕一把拦住:“长倩,愿赌服输。”

     “可是……”

     “奕意已决,长倩不必再多说什么了。”郭奕转头走向曹丕,“这不仅是奕自愿的,还有家父的遗愿。”

     荀恽甩了甩头,下定决心般的对曹丕说:“曹丕,你听着,你若真心待伯益就切勿让他后悔,冬天要注意身体,不要整天闷在屋中只顾看书,多走动走动。”

    待曹丕虚心记下后,荀恽猛然转过身来,目光炯炯,直逼曹丕:“一旦让恽得知伯益再受委屈,恽还会再来找你的 ! ”

     面对荀恽的威胁,曹丕亦是不肯退让:“你是不会再有机会找丕要回伯益的了。”


     那天是郭奕第一次和荀恽去踏青,同样,也是最后一次。





   公元212年,荀彧因一人之力毅然反对曹操称魏王,被遣往寿春劳军。

   半路上,因收到空食盒服鸩酒而亡,谥曰:  敬  。其长子荀恽继承万岁亭侯之位。

   公元220年,曹操歿。

   同年十月,曹丕称帝,年号黄初。次年,派荀恽劳军,驻守寿春。朝中也有传言说荀恽为了纪念亡父,还有说是为了躲避曹丕,更有甚者还说是永远不想再见到郭奕。



    郭府,

     郭奕无所事事,像当年郭嘉抱他那样,抱着郭深,倚在梅树下。忽闻有人来报,虎贲中郎将逝于寿春劳军。郭奕手上一顿,一种无所谓的声音:“知道了,奕今日身体不适,麻烦老管家代奕到荀府吊丧慰问,好了,下去吧。”

    “是。”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用回头便知是曹丕。

    “伯益,长倩他……”

     “奕知道了,奕已经派老管家代奕去吊问。”

     “不是丕……”数年过去,郭奕是唯一一个曹丕不以“朕”向称的人。

    郭奕扯出一丝轻笑:“奕知道。”

     默许曹丕从身后搂着自己,郭奕又抱了抱怀中的郭深:“子桓,这曹家的天下,奕还会继续看下去,深儿也会一样。”

     “将来再见到长倩我们向他到个歉吧。”

     “嗯。”


     那年,那日,树上的梅花一夜落尽,花瓣夹杂在雪中,清香弥漫,诱人深思。任凭寒风佛过面颊,郭奕裹紧曹丕在身后给他披上的棉袍。没错,曹丕履行了他对荀恽的承诺,用自己的一生,换郭奕的不悔。

     再相见时,愿我们三人能够欢聚一堂,相见甚欢。

——————END——————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