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流彼岸

《忆》

短文,cp司马嘉,回忆向   

       251年,嘉平。
       雪,漫天飘舞,原本的颜色以如数变为银白,年号正如那人的名字,可“平”却像一个夙愿,美好却不可得。
       是那场大雪湮没了那人的足迹,我曾不止一次的安慰自己,那人只是没有回来而已,明明当初是他向曹公推荐了我,使我有了如今的壮举。我不敢去柳城,在我眼里,柳城,是那人的代名词。
       当我从荀彧大人那儿收到他亲手写的信时,便不再装病,也入仕了。毅然决然的投奔了那人的主公,他曾说这里是主公的江山。没错,现在北方早已经全然成为了主公的地域。我也有了不少的改变,比如年龄,容貌,甚至名誉。

        四十多年过去了,可他却一点儿都没变。就像道我的人越来越多,可记得他的人却越来越少。
        如今,在北方我早就可以一手遮天,朝中的大臣有的排挤我,有的巴结我,甚至还有的怂恿我称帝。而我却一直甘愿为臣。曾有人问我为何不称帝,不愿亦不敢,或是怕遭到骂名?

      呵!
     
我司马懿做都做了害怕人说不曾?但我只是笑笑,不给予回答。因为那是他的主公的江山,虽然不是我的主公,但我也不会亲手毁掉他毕生的夙愿呐。事到如今,我甚至不知道他心里是否有我司马懿的一席之地。但我依然会替他守护,不仅我不会毁掉,子元子上也不可以!咳咳,多年的抵御诸葛亮的北伐,我的阳寿也怕是所剩无几了吧。
       攥着那封早已发黄的信,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那人不惜出卖自己也要换得我发誓“只续曹魏,绝不称帝”。当时自己还以为这鬼才是个傻子,如今才明白,原来他早就料到今天了吧。
看,奉孝,懿没有称帝,你可是放心了吧。
我曾经的所作所为不知后人会如何评价。赞美或唾弃对我来说也不在重要,我的心怕是早已葬在柳城了吧。至少,我没有失信于你,也不曾愧对于你。

      唉。

      良久,风似乎止了,寒冷也逐渐消了,再睁眼时,周围的景色已经模糊起来,恍惚间又回到了六十一年前的颍川阳翟几个孩子从我的身子穿过,又跑向前去。这是灵魂吧?能回到颍川,懿也算知足了。我不禁暗中想着“若能见到那人便是更好了”,漫无目的地向前走起,一个轻佻的声音从身后想起“仲达,你让嘉好等呀!”
—————END———————

评论

热度(18)